×
创建新页面
在此填写您的页面标题:
我们当前在Undertale社区维基上拥有190个页面。请在上方输入您的页面名称或点击以下任意标题来开始编写页面!



Undertale社区维基
欢迎来到Undertale社区维基(*`∀´*)ノ亻,如果想要参与条目创建或编辑,请先登录

内容协议

本文采取的内容协议为CC BY-SA 4.0
而不采用Undertale社区维基的通用内容协议!

 来自Undertale Wiki | Fandom

本条目之全部或部分原来自Undertale Wiki | Fandom的Frisk,依 CC BY-SA 3.0 授权引入;原贡献者可以在这里看到。经过双方编者的修改,内容可能已与来源有很大差异。

Undertale.png

Undertale

本条目描述的对象出自原作UNDERTALE或是它的周边内容。
它归属于Undertale Characters


Undertale - Frisk (Overworld).png
原名 Frisk
フリスク
常用译名 弗里斯克
别称 The Human
Human(PapyrusUndyneAsgoreSans
My child(Toriel
kid、buddy、palSans
Punk、Brat(Undyne
Dude、Friend(Monster Kid
首次登场地 遗迹(入口的两个房间前)
HP 20(LV1)至99(LV20)
ATK 0(LV1)至38(LV20)
DEF 0(LV1)至4(LV20)


* 你并不是真正的<输入名字>,对吧?
* You’re not actually <Name>, are you?
* <输入名字>从很久以前起就不在人世了。
* <Name>’s been gone for a long time.
* ……
* ...
* 嗯……你……
* Um... what...
* 你的名字什么呢?
* What IS your name?
* ……
* ...
* “弗里斯克?”
* "Frisk?"
* 那……
* That’s...
* 真是个好名字。
* A nice name.
——Asriel Dreemurr


FriskUndertale的可操纵角色兼主角。在Frisk坠入地底世界后,其踏上了返回地表世界的旅途,这一过程可以是和平的、中立的或灭族的。Frisk的名字仅在和平线路中被揭露,证实了其并非玩家在游戏开始时命名的“坠落的人类”。

简介

外貌

Frisk是一位身着中间印有两道紫色条纹的蓝色长袖衬衫、蓝色裤子(在Undertale官方商品中常被刻画为短裤)与棕色鞋子(常被刻画为黑色或较暗色调)的黄皮肤人类孩童。其有着长度适中的棕色直发、短而不齐的刘海以及一张面无表情的脸。尽管Frisk在主世界中并未展现出太多的表情,NPC们却经常对此做出描述。[1]类似于第一个人类,其性别并未被明确指出,[2]并且其在整个游戏中仅被代词“其/they/them”[3][4]或通用名词(如“孩子/child/kid”和“人类/human”)所称呼。

性格

Frisk的性格通常模糊不清,这使得玩家能够为Frisk代入各种性格,因为其很多时候并没有对白。尽管如此,旁白偶尔会根据Frisk的LOVE来对其行动做出不同的描述。Frisk在整个游戏中都可以对NPC说话,特别是在遭遇战斗中采取行动时,但确切的对话内容仅在游戏给出多个对话选项时才会出现。NPC的对话框显示“……”时表明NPC正在倾听Frisk说话,[5]部分NPC则会回答Frisk提出的问题。[6]

根据其所采取的行动,玩家可以把Frisk理解为仁慈善良或无情残暴的人。部分NPC在尾声中强调了Frisk的善良、共情与优雅。[7]Frisk服从于玩家的命令,且其仅在遵照他人的指示时才会不受玩家操控,例如Sans令其躲到形状便利的灯后面时。

能力

Frisk的决心赋予了其存档[8]存档点治疗以及在死后回到存档点的能力。这些能力在Frisk首次于遗迹苏醒时就已经出现。Frisk可以读档以复现已经发生过的事件,但除非进行真正的重置,否则NPC的记忆不会被彻底清除。在和平结局后,Flowey的对话可能暗示了Frisk并非操纵存档的存在。

Frisk是唯一在玩家面前使用物品或获得EXP的角色。

主要经历

中立线路

Toriel带领Frisk穿过遗迹中的一个危险谜题。

在假意提供真诚的建议后,[9]Flowey试图杀掉Frisk。Toriel介入后用火魔法击中了Flowey,并担任了遗迹的向导。在一个长房间的尽头,Toriel说她有事要做并让Frisk等她回来。为了安全起见,Toriel给了Frisk一台手机以向她打电话。

Frisk穿过了遗迹剩下的谜题并最终抵达了Toriel的家。其向Toriel询问“如何才能离开遗迹”,促使Toriel准备破坏遗迹的出口。随后,Toriel向Frisk发起了战斗,因为她希望其能证明自己可以在遗迹外生存。[10]

此后,Frisk在雪镇森林遇见了SansPapyrus。两兄弟设置了陷阱与谜题以试图抓捕Frisk。在通过雪镇后,Papyrus向Frisk发起了战斗。

皇家卫队的首领Undyne会在整个瀑布中追捕Frisk。Monster Kid经常意外地从Undyne手中救出Frisk,因为其看到Undyne的动作非常兴奋。[11]一场追逐过后,Undyne摧毁了Frisk所站的桥,使Frisk落入了垃圾场。在其醒来之前,其感知到了第一个人类的一段记忆。[12]在垃圾堆,Mad Dummy指责Frisk虐待其在遗迹的表亲Dummy而向Frisk发起战斗。在瀑布的尽头,Undyne在峭壁上念了一段经她删改的独白,然后向Frisk发起了战斗。

来到热域后,Frisk进入了一所实验室并遇见了AlphysMettaton。Alphys告诉Frisk她不是一个坏人,[13]而Mettaton以一个问答节目打断了他们。问答节目结束后,Alphys给了Frisk一台经过升级的手机。她引导Frisk穿过热域与核心、帮助其解决谜题并躲避Mettaton。在Mettaton的核心战斗之前,她揭露了Alphys制造了热域所有的谜题以试图让Frisk对其产生好感。[14]随后他变身为Mettaton EX向Frisk发起了战斗。

在穿过地底世界的首都新家时,Frisk从路过的怪物口中得知了Asgore与Toriel的孩子们的故事。随后在最终长廊中,Sans对Frisk进行了审判,并解释了LOVE与EXP的含义。他还强调了Frisk对这个世界的命运至关重要。[15]

逃离

同Asgore的战斗,起初Frisk无法对他示以仁慈。

Frisk进入了王座室并找到了Asgore,后者打算寒暄一番,却发现他们命中注定难逃一战。二者走向结界,在战斗前,Asgore给了Frisk最后一次离开的机会。

在正式战斗前,Asgore展示了六个收集好的人类灵魂,为战后最终的收集工作做准备。战斗开始时,Asgore用他的三叉戟摧毁了仁慈按钮,使Frisk无法饶恕或逃跑。然而,在战斗结束时,Frisk可以明确地选择饶恕或击杀Asgore。无论做出什么决定,Flowey都会出现,随即摧毁Asgore的灵魂并吸收六个人类灵魂。然后游戏会突然关闭,手柄版本则会直接从假的“人类与怪物”进场动画重新开始。

重启游戏后,Frisk发现Flowey通过存档保存了他自己的游戏,这种能力是他藉由偷来的人类灵魂获得的。加载了Flowey的游戏后,Frisk面对强化后的Flowey大胆地走上前去,同他展开了一场起初无望的战斗。

在Frisk呼救了数次后,被偷走的灵魂开始了反抗:首先它们治疗了Frisk,然后它们削弱了Flowey,使他脆弱到易被摧毁。在Frisk将Flowey的HP值降至0并听完了他的独白后,六个灵魂移除了他存读档的能力,随即击败了他。战斗过后,选择击杀或饶恕Flowey的选项将会出现,做出选择后,Frisk将离开地底世界,回到地表,并结束旅程。

绝大多数中立线路中Sans的电话开场白。

离开地底世界后,Frisk接到了来自Sans的电话,得知了Asgore死后地底世界发生了什么的消息。其内容会根据哪些怪物被击杀或成为朋友而有所不同。

和平线路

要完成和平线路,Frisk必须先完成中立线路。

如果Frisk完成中立线路时没有获得任何EXP或LV(即没有击杀任何人),就可以回到其现存的存档以结成尚未结成的友谊,然后达成和平结局。

如果Frisk获得了任意程度的EXP或LV,其必须重置游戏以达成和平结局。

友谊

尽管Frisk结识了地底世界的许多怪物,但实现和平结局仅需要Undyne、Papyrus和Alphys的友谊关系即可。

Frisk可以通过去Papyrus的家拜访他并跟他约会来获得他的友谊。

如果Frisk选择在被Undyne追逐后给她一杯水,就达成了与Undyne结为朋友的准备条件(前提是其此前未获得任何EXP)。否则,要获取Undyne的信任与友谊就必须进行重置。Frisk在Papyrus的帮助下拜访了Undyne,而Undyne则试图通过与Frisk结为朋友并成为“死党”来实施她的“复仇”,并在此过程中烧着了她的房子。她试图向Frisk发起战斗以夺回她的尊严,但意识到Frisk和Asgore一样“软弱但心胸宽广”,并决定同其成为朋友。

被鼓励给Alphys寄情书的Undyne把信给了Frisk以让其送给Alphys。这引出了Alphys的约会情节,此间她与Undyne意识到了彼此的情感,Alphys也开始接受她过去的错误。

在同Alphys结为朋友后,Papyrus建议前往Alphys的实验室。在实验室的地板上有一封信,可以拾起后阅读其上的独白以及进一步了解“真相”的指示。穿过卫生间的门后会发现一部电梯,它在发生故障后可以抵达真实验室

Frisk继续探索真实验室,并在途中了解到了Alphys利用决心展开的失败实验(融合怪)以及Flowey的起源。在探索真实验室并向Alphys交流后,她获得了向地底世界的其他人揭露她实验真相的信心。当Frisk准备离开时,其在电梯里接到了一通声线不明的电话。随后电梯立刻强行将Frisk带至了新家。

结界

最终战斗前Flowey束缚了Frisk的朋友们。

在回到王座室再次同Asgore对峙后,Toriel打断了战前对白,并阻止了Asgore向Frisk发起战斗。其他主要角色也紧随Toriel其后鼓励大家和睦相处。然而,剧情突转,Papyrus揭露是“一朵小花”告诉他带大家来到这里的。

真相被揭露后,Flowey立即出现,再次偷得了六个人类的灵魂。他试图击杀Frisk,但Undyne、Toriel、Alphys、Asgore、Sans和Papyrus使用他们的能力阻挡了Flowey的致命伤害。旋即,地底世界的所有怪物都赶来鼓励Frisk向Flowey反抗。然而,Flowey揭露这正是他想看到的结果,这样一来他就能吸收六个人类灵魂和地底世界所有怪物的灵魂。

最终战斗前Asriel Dreemurr的入场动画。

因为从六个人类灵魂和全部怪物灵魂之中获得了强大的力量,Flowey得以变为他的真正形态,并在战斗前揭露了他正是Asriel Dreemurr

在这场战斗中,Frisk是无敌的,任何通常致命的攻击会使得红心分裂后再重新组合起来,而这种情况第一次发生时会伴有“但是它拒绝了。”的字样。僵持了足够长的时间后,Asriel再次变身。此时,Frisk可以感受到Toriel、Asgore、Alphys、Undyne、Papyrus和Sans的灵魂在Asriel体内,行动按钮也变为拯救按钮,代表拯救所有人灵魂的行动。这需要选中上述角色代表的迷失的灵魂后,通过一系列行动选项以恢复他们的记忆来完成。

在拯救每一个怪物后,Frisk意识到还有一个人需要拯救。在选择拯救“别的什么人”后,Asriel关于第一个人类(和Frisk很相像)的记忆开始以幻灯片的形式播放。“别的什么人”随后被揭露正是Asriel自己。在此之后,Asriel通过他吸收的灵魂开始感受到怪物们对Frisk的爱,并由于孤独死去的恐惧正在侵蚀自己而逐渐丧失了斗志。

回到幼年形态后,Asriel知晓了Frisk的名字。他为自己伤害到了所有人而致歉,此时Frisk可以选择是否原谅Asriel。无论做出什么选择,Asriel都会在释放灵魂前使用它们的力量摧毁结界。Asriel知道失去灵魂的支持后他会变回一朵花,因此他在离开前向Frisk做了最后的告别。此时可以选择拥抱Asriel或者什么都不做。

自由

结界被摧毁后的开始菜单界面。

Asriel的情节结束后,Frisk在Toriel、Sans、Papyrus、Undyne、Alphys和Asgore的面前醒来。尽管怪物们对Flowey的记忆很模糊并且完全不知道他是Asriel的转世,但他们都知道Frisk的名字。此时,Frisk可以在回到地表之前返回地底世界和其他怪物交流。

如果Frisk穿过了遗迹,其可以找到照料金花的Asriel。Asriel询问Frisk当初为什么要前往伊波特山。没有得到答案的Asriel列举了愚蠢或命运作为可能的原因,但得出的结论是“只有你(Frisk)知道答案”。

Frisk说“我有地方要去”后展示的照片。

在穿过前往地表的最后一扇门后,Frisk和其朋友们离开了地底世界。Asgore向Frisk提供了是否担任怪物与人类交涉的大使的机会。随后除Toriel外的其他主要角色离场,随后Toriel向Frisk询问其有什么打算。此时,Frisk可以选择和Toriel待在一起或去往别的地方。

选择和Toriel待在一起后,结局会展示Frisk躺在床上睡觉,Toriel在Frisk的卧室中放了一块派的情景。

否则,如果Frisk选择“有地方要去”,Toriel会以“Frisk。‘回头见。’”结束对话。Toriel离开时,Frisk面朝北方没有看她。游戏会以一张Frisk在中间的主要怪物角色合照结束。

灭族线路

欲获取更多信息,详见Chara

画廊

Undertale - Frisk (Pranked, Overworld).png
Frisk的眼睛被Sans的望远镜恶作剧染上了颜色。
Undertale - Frisk (Tomato, Overworld).png
Frisk在和Undyne约会时被蔬果糊住了脸。
Undertale - Frisk w. Asriel (Hug).gif
Frisk在和平线路结尾拥抱Asriel。
Undertale - The Human Little Buddy - Gijs van Kooten.png
Fangamer上售卖的The Human Little Buddy。
Undertale - Nendoroid The Human.png
Fangamer上售卖的The Human Nendoroid。
Undertale - Frisk (Tarot).jpg
Frisk的官方塔罗牌,在官方商品页面被重命名为“The Human”,对应大阿卡那牌的0号“愚者”。[16]
Undertale - Doggo (Tarot).jpg
Frisk在Doggo的塔罗牌中抓住他的后背。
Undertale - Small Bird (Tarot).jpg
Frisk和在其头上的Small Bird坐下来休息。
Undertale - Sans (Tarot).jpg
可见于Sans塔罗牌中的镜像Frisk。

琐事

  • 单词“frisk”可以有如下释义:
    • 英语动词“frisk”意为欢欣鼓舞或抄身。
    • 瑞典语的“frisk”对应英文的“healthy(健康的)”,挪威语和丹麦语的“frisk”对应英文的“fresh(新鲜的)”。
    • 英语形容词“frisky”意为欢闹的;欢跃的。

  • 给坠落的人类起名为Frisk将启动困难模式

  • 国内社区玩家常戏称Frisk的表情(颜文字“-_-”)为“一脸决心”或“决心脸”,这可能是因为Frisk使用存档点时,旁白会给出“……这使你充满了决心。”的固定文案。

  • 轻触右键时,Frisk并不抬脚。在其他方向上则没有此现象。

  • 在任何房间的北墙同时按住上下键,Frisk就会在朝北和朝南两套精灵图中快速闪动。
    • 该现象在国外社区被Merg等玩家称为“Frisk dance(弗里斯克舞)”,又因为此操作能快速触发随机遇敌,可以节省通关灭族(屠杀)线路的时间,所以该现象在国内社区也被玩家称为“屠杀之舞”。
    • 在与Monster Kid眺望城堡的房间中,若按住上下键的同时向左或向右行走,Frisk的速度将会是通常情况下的两倍。

  • Frisk疑似是左撇子。证据如下:
    • 其拿雨伞和水杯用的是左手。
    • 斩击动画向右弯曲,可能暗示在攻击过程中力是被从左带至右的。
    • 绝大多数濒死战斗精灵图表明陡斜的斩痕是从左上带至右下的,这种攻击方式在右撇子中并不常见。

  • 尽管Frisk对Temmie过敏,[17]但对地底世界的其他毛绒居民却并无此症状。

  • 拥抱Asriel时,Frisk衬衫袖子上会出现其他的紫色条纹。

  • 在和平线路的结尾,Napstablook是唯一不知道Frisk姓名的怪物,直到其提及此事。[18]

  • Frisk是前往伊波特山的第八名兼最后一名人类。在所有坠落的人类中,Frisk是唯一一个在任何结局中都从冒险中成功存活下来的人类。

  • UNDERTALE Alarm Clock App对话中,Frisk仅出现于Flowey的暗指中,他的其中一个对话精灵图模仿了面无表情的Frisk。

  • Toby Fox曾在采访中被问及有关Frisk的两个问题:Frisk的人称及其双亲在游戏中未被提及是否为刻意设计的。然而,Toby跳过了这两个问题,因为他可以跳过任何他不想回答的问题。[19]

Undertale - Frisk (Beta, Overworld).gif
Frisk精灵图的一个早期版本。
  • 在Starmen.net的一个玩笑帖子中,Toby Fox公布了Undertale的早期文件,声称它们来自一个称为“UnderBound 2”的《地球冒险》改版。[20]
    帖中声称Frisk是一位双性同体的孩童,是不存在的《地球冒险》改版“UnderBound”中的角色“Squeezo”的亲戚。
    该Frisk的精灵图还有着黑色的轮廓以及相较于游戏终版的浅棕色更为黑色的鞋子和头发。美术集则透露这一变化是因为该精灵图在游戏的深色背景中契合得不是很好。
    帖中还调侃地提及了Frisk的爱侣是一支女性古巴雪茄,[21]这牵涉到游戏中的“爱”是浪漫的还是类似于对上等雪茄的爱的问题。

  • Frisk的条纹服装很可能致敬了Toby Fox创作Undertale的主要灵感来源,《地球冒险》系列。该系列的每代主角均身着条纹衣服。

注释

参考

  1. 你拒绝伤害任何人。就算你选择逃跑,你的脸上也带着微笑。
    you refused to hurt anyone. even when you ran away, you did it with a smile.
    ——Sans
  2. “…Undertale并未给出主角的性别……
    ..the main character's gender is left unstated in Undertale...”
    ——Legends of Localization Book 3: UNDERTALE,第51页。
  3. “……哦不,距离上次我跟那孩子通话过了多久?大概那孩子一直都在打过来,但是……?
    ... Oh no, how long has it been since I have talked to them...? Perhaps they have been calling the phone, and...?”
    ——Toriel
  4. 艾菲斯的新动态。现在我得先联系那个人类接着帮忙指路=^.^=
    ALPHYS updated status. for now i gotta call up the human and guide them =^.^=”
    ——Alphys,地域网
  5. 什么?一个暗号?能大声点说吗?……
    what? a codeword? can you speak a little louder? ...
    ——Sans
  6. “哈?为什么我还要做这种事?
    Huh? WHY am I still doing this?”
    ——Flowey
  7. “但是,弗里斯克……你才是我一直想要的那种朋友。
    While, Frisk... You're the type of friend I wish I always had.”
    ——Asriel
  8. “我本以为我是唯一一个拥有那种力量的存在。但……我无法再保存了。显然对这个世界的渴求凌驾于
    I thought I was the only one with that power. But... I can't SAVE anymore. Apparently YOUR desires for this world override MINE.”
    ——Flowey
  9. “LV是什么意思?当然是LOVE了!你想得到LOVE,对吗?别着急,我这就给你分一些!
    What's LV stand for? Why, LOVE, of course! You want some LOVE, don't you? Don't worry, I'll share some with you!”
    ——Flowey
  10. “你就这么想离开吗?嗯。你就和其他那些人一样。那么只有一个解决方式了。证明你自己……向我证明你有独自生存的能力。
    You want to leave so badly? Hmph. You are just like the others. There is only one solution to this. Prove yourself... Prove to me you are strong enough to survive.”
    ——Toriel
  11. “安黛因刚刚…………摸到我了耶!我再也不洗脸了……!
    Undyne just... ...TOUCHED ME! I'm never washing my face ever again...!”
    ——Monster Kid
  12. “听上去像是从这附近传来的声音……哦!你掉下来了,对吧……你还好吗?来,起来吧……<输入名字>,对吧?那真是个好名字。我的名字是——
    It sounds like it came from over here... Oh! You've fallen down, haven't you... Are you okay? Here, get up... <Name>, huh? That's a nice name. My name is-”
    ——Asriel
  13. “我是艾菲斯博士。我是艾斯戈尔任命的皇家科学员!但但但是,啊,我不是那些‘坏家伙’!
    I'm Dr. Alphys. I'm ASGORE's royal scientist! B-b-but, ahhhh, I'm not one of the 'bad guys'!”
    ——Alphys
  14. “是她激活了那些谜题。是她搞得电梯不能使用。是她坚持要我来折磨你。这样她就可以从那些根本不存在的危险中拯救你。这样你就会觉得她是个很棒的家伙……和真正的她不一样的人。
    SHE REACTIVATED PUZZLES. SHE DISABLED ELEVATORS. SHE ENLISTED ME TO TORMENT YOU. ALL SO SHE COULD SAVE YOU FROM DANGERS THAT DIDN'T EXIST. ALL SO YOU WOULD THINK SHE'S THE GREAT PERSON... THAT SHE'S NOT.”
    ——Mettaton
  15. 你在这里的选择……将会决定整个世界的命运。
    your actions here... will determine the fate of the entire world.
    ——Sans
  16. “00 - 愚者:弗里斯克
    00 - The Fool: Frisk”
    ——Here it is, the Full Set of Undertale Tarot Cards!,dogbomber,Tumblr,2015年11月1日。
  17. “但是你过敏!
    But you're allergic!”
    ——Temmie的查看文本
  18. “呃………还有……这么问有点尴尬…但 | 你……叫什么名字 | 大家好像都知道…你叫什么了,除了我… | 看来是我错过了… | 我只是坐在家里一直听着音乐 | 然后我的窗外就出现了一道光 | 我发现农场里的蜗牛消失了 | 接着我听到有敲门声 | 那道光想要透过窗子进来…我拉下了百叶窗… | 现在除了我大家都知道你的名字了 | ‘frisk…’好的,我不会忘记的
    uh......... also...... this is awkward... but | what's.... your name | everyone seems to know it now, except me..... | seems like i've been missing out lately | i was just sitting at home listening to tunes | there was a flash of light outside my window | i saw the snails on the farm disappear | then i heard a knock at the door | the flash of light wanted to come in... i closed the blinds... | now everyone knows your name except for me | "frisk..." ok, i wont forget it”
    ——Napstablook
  19. “跳过
    Skip”
    ——INTERVIEW: TOBY FOX OF UNDERTALE,Julian Feeld,Existential Gamer,2015年10月9日。存档于2017年7月5日。
  20. “顶一下,现在有了CoilSnake,我终于可以轻松地制作UnderBound 2了,这不仅仅是UnderBound 1的直接续作,还是FreeBound的精神续作。
    Bump, because now that CoilSnake exists I finally feel comfortable making UnderBound 2, which is not only a direct sequel to the events in UnderBound 1 but also a spiritual sequel to FreeBound.”
    ——UnderBound,Radiation,Starmen.net,2013年2月4日。存档于2015年12月15日。
  21. “事实上主角的爱侣是一支女性古巴雪茄
    The main character’s love interest is actually a female cuban cigar”
    ——UnderBound,Radiation,Starmen.net,2013年2月4日。存档于2015年12月15日。
评论区
Loading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