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创建新页面
在此填写您的页面标题:
我们当前在Undertale社区维基上拥有163个页面。请在上方输入您的页面名称或点击以下任意标题来开始编写页面!



Undertale社区维基
欢迎来到Undertale社区维基(*`∀´*)ノ亻,如果想要参与条目创建或编辑,请先登录
修改.png

需要修改

本条目存在以下问题需要修改:

  • “原名”栏未使用{{名称}}模板
  • “常用译名”栏未使用{{名称}}模板
  • “创始者”栏未使用{{人物链接}}模板
  • “发布日期”栏未使用{{日期}}模板
  • 使用了除规范化栏目所述标题以外的标题

修改.png

需要修改

本条目存在问题,改进方向见此,同时请遵守页面处理政策。

Au条目.jpg

AU条目

本条目是一个AU条目

TobeContinued.jpg

需要补充

本条目的内容不完整或是空白章节,您可以帮Undertale社区维基完善本页面。

原名X-Tale
创始者Tumblr.pngJakei95
Jael Peñaloza

状态更新中


简介

X-tale是由Jakei所创建的AU,为UNDERVERSE前传

背景故事

在X-tale发生前,许多的平行宇宙因为被他们的创造者所抛弃而开始消亡。

Ink,AU的守护者,对此束手无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这些世界大规模地消失,而Error那边仍在试图破坏更多的宇宙,这更是雪上加霜。

没有选择的Ink决定孤注一掷,向Error请求休战,这意味着他们中谁也不能去创造或是破坏更多的平行宇宙,由此来保持幸存的AU与虚无之间的平衡。

然而他们彼此都认定,这个协定迟早会被撕碎,同时对方将会是率先打破协议的存在。

然而就在某一刻,Ink又感受到了一个AU世界即将消亡。

一如往常的,他进入了那个世界。幸运的是,Error并没有发现他的举动……

而就在这个单调枯乏的世界,他看到了一个奇怪的男人——因自己无法给他的两个人类孩子创造一些完美的东西而想要结束自己的生命。

他那独特的紫色灵魂就像这个世界的创造者一般,而Ink倒也打算做自己的本职工作——帮助那些即将抛弃他们世界的创造者,取回他们的动力。

Ink将他带到了“涂鸦球领域”AU世界的入口,他将欣赏到未曾见过的世界,而他,也会拥有许多灵感。

得益于Ink,他的世界“X-tale”终于被成功制造出来了,而他也得到了自己的名字——X-Gaster。

时间线

I Asriel

在Ink!Sans的启发下,XGaster仿照着Undertale的和平线(实际上为屠杀线/伪善线概率极小的变种线)的世界观,并以Underswap为人物蓝本制作了一个世界,整个世界和和平线一样其乐融融,XGaster对此十分满意。

但好景不长,在多年后,他逐渐不满足于此,他认为或许这个世界有其他更加符合“完美”的可能性,于是在XChara和XFrisk的反对之下,这个世界线仍被覆写了。


II Asgore

一个与I相像的世界,但两个孩子的其中一个———XChara对此很是不满,并且逐渐变得消极,而他的养父———XAsgore发现了XChara的消极举动,由此来开导他。 经由XAsgore的开导后,XChara逐渐明白了从过去的事情中汲取教训,不被过去的事所束缚的道理


许多年后,在XAsgore生日之际,XFrisk将时间线被XGaster变动过的事告诉了XSans,与此同时,XGaster认为这太幸福了,会使这个故事无法变成整个多元宇宙最好的故事,于是暗地里对XSans和XAsgore下了死手,并表示观察两个人类的反应让他感受到了被描述为“兴奋”的东西,而他的助手XAlphys则目睹了事件的全过程

事件之后,XChara由于愤怒,初次展现了决心(红眼),XGaster仍不满足于此,并认为这条时间线已经没有任何意义,XChara与XFrisk再次极力反对,但在XGaster以与家人相见的威胁之下败下阵来,使世界线再次遭到覆写。


III Toriel

不同于前两条时间线,此次XGaster仿照Underswap重新设定了人物的关系,大体上与Underswap别无二致,因此XGaster很快就厌倦了这个世界。结果导致这个世界线仅仅存在了三天,便遭到了覆写。


IV Muffet

在经历了三次世界线的覆写之后,XChara和XFrisk感到无力回天,便在此次世界线中未去与XAsgore等怪物接触(除了XMuffet),并居住在城市的一角。


多年之后,因XGaster未干预兄弟两人的生活,XFrisk逐渐放下了对XGaster戒备,而XChara则沉浸过去的事情中持续自闭。一天,XFrisk为了安慰兄弟XChara,去了XMuffet的蛋糕店购买了一些蛋糕,回到家后,却发现XGaster和他的助手XAlphys出现在了家中。原来XGaster在观测其他世界的时候,发现了名为“屠杀线”的特殊世界线,于是他突发奇想,想在自己的世界中发动一场屠杀,看是否能发生一些有趣的事情,于是选定XFrisk为发动屠杀的对象,并来到了XFrisk的家中。

XGaster用OVERWRITE将XFrisk控制之后(XFrisk由此觉醒了决心的力量),发动了一场大屠杀。而XChara则是下楼之后才发觉发生了事故,出门便被决心的刀波震在了一旁,这刀波正是XFrisk所划出的,接下来与XFrisk的战斗不一会儿XChara就败下阵来,在战斗的紧要关头,XAlphys偷偷将一页记录的一件扯了下来扔给了XMuffet,知道事情原委后的她从碎石底下冲出控制住了XFrisk,用寥寥几句推出事情原委后,XChara冲了出去,给XGaster腹部一记重拳之后,使用了RESET回到了早晨的时间线。

虽然此次情况发生了意外事故,没有使屠杀进行下去,虽然XChara展现的全新力量使XGaster产生了兴趣,但由于他阻碍了XGaster原本的计划,于是XGaster决定给兄弟两人一点惩罚,并再次使用了OVERWRITE,但此次的世界与前四条世界线相比,怪物们对兄弟两人的态度出现了不同的变化......


V Undyne

在经历了前四条世界线的教训之后,XChara和XFrisk决定和Asgore等怪物们交好,以便反抗XGaster。但是怪物们的态度却与前四条世界线大相径庭,对兄弟两人极不友好。无奈之下,二人只好找到XGaster的助手——Alphys,并用决心的力量来威胁以此知晓XGaster的藏身之处,关键时刻下XUndyne前来救场,在她击败XChara和XFrisk后准备离开时,兄弟两人说出来的话引起了XUndyne的注意。之后在与XAlphys交谈过后,误认为XAlphys与XChara和XFrisk的“友谊”关系破碎,于是XUndyne找到了兄弟两人并让他们解释了情况。

在了解情况之后,决定训练XChara和XFrisk,让他们强大到足以对抗XGaster,XChara接受了XUndyne的提议,但XFrisk对第四条世界线的事情耿耿于怀,便拒绝了提议,并表示他们没有任何可能性去对抗XGaster。


Ⅵ Chara

角色形象

和原版Undertale中的Chara大相径庭,XChara拥有属于自己的性别,姓氏,他有一头银色的自然卷短发,黑色的瞳孔和白色的皮肤(但脸颊却如原著般红润)

年幼时一直穿着一件黑色高领衫,外面套着一件略大的似披肩的白色外套,搭配黑色短裤和白色短靴,给人一种“非黑即白”的感觉。(作者Jakei曾表示XChara的形象中有“粉笔”的寓意)

胸前是最为其珍视的心形吊坠。

后来被XGaster强行交换了一半灵魂后,右眼出现了一道疤痕,且在使用Overwrite时两只眼睛的瞳孔会变为“X”的形状且一只红色,一只紫色。

早期表情纯洁天真,后面随着经历的事越来越多而逐渐变得阴狠果断,情绪激动或自己主动双眼会如原著中暴怒的Chara一样留下黑色的不明液体,XFrisk也有一样的情况

角色能力

1.改写时空和世界线的力量----Overwrite

如原著Frisk,XChara同样拥有强到足以扭曲时空的“决心",后因被害怕自己死亡且也想看看他和XFrisk拥有力量后能够达到何种地步的XGaster在第5条时间线强行与XChara交换了一半各自的灵魂。以致Chara同样拥有了Overwrite的力量,但Gaster给予Chara的力量必须在一个人类身体中才能使用(这也是在时间线X中Sans在夺走Frisk灵魂后无法使用Overwrite的原因)。于是XChara在时间线VII为了Xfrisk将自己的灵魂通过Overwrite转移到了Frisk的身体里。

2.体术和“特殊攻击”

在第五时间线为了击败Gaster主动向Undyne拜师,学习了优秀的体术和类似Undyne的长矛攻击,但Chara的攻击是红色的,且他将长矛的造型改成了小刀。

XChara的实力强大毋庸置疑,在Underverse中曾一人对抗Classical Sans,Fell Sans, Ink sans SwapPapyrus以及SwapSans,作为掌握着世界线的存在,头脑也相当机敏,和直率的Cross比起来更擅长用微笑来迷惑对手。

角色经历

因未知原因和XGaster,XFrisk一同诞生在X-tale,XGaster是这个世界的“作者”,拥有可以随意改变世界的神奇力量----[Overwrite] 起初XGaster将XChara和XFrisk视作自己的孩子,一心只想用自己的力量为他们创造出最完美的世界。XChara也像一个普通男孩一样爱着自己的家人和朋友,然而在第一条时间线被创造出来后的十几年,XGaster却逐渐嫌恶这条时间线的快乐和平淡,于是在XChara和XFrisk面前将这条线的人和事物全部清除,创造了“改良”后的第二条时间线,然而XChara却无法接受自己的亲友就这样被否定销毁,这句细微的抗议引起了XGaster的不满。而后随着不断的改良,XGaster的野心愈发膨胀,甚至为了完成完美“故事"而去直接杀掉了XChara和XFrisk的家人

“好的故事必须有血有泪”----By X-Gaster.

而这也使XChara和XFrisk的不满和怨念越积越重,变得消极,而XGaster也终于在第4条世界线利用[Overwrite]直接控制了XFrisk,挑起了他的邪恶面并让其在城市中大开杀戒,情急之下XChara攻击了XGaster并觉醒了[Reset]的力量将XFrisk救了下来,这使XGaster发现了新资源而感到高兴,但也还是在一条新的世界线里可以让原本很亲近XChara和XFrisk的熟人对他们及其冷淡又疏远(第五条世界线),而XChara和XFrisk也彻底将XGaster视作了死敌。

之后被XGaster夺去一半灵魂,与Frisk一起被改造为X-Event, 获得可以重写的力量。

经过太多的事件后,XChara的心理彻底扭曲

最终XChara在Underverse0.4当中再一次被粉碎了夙愿

在续作underverse0.5(第二季)中以成人(第一条时间线的身体)姿态登场

VII Frisk

角色简介

XFrisk是XChara的弟弟,也是X-tale诞生初期出现的第二位人类,出生原理不明。和哥哥一起长大,感情深厚。是XChara内心的一道重要防线。

性格比较冷静沉稳,相比不会掩盖自己情感的XChara也比较成熟,很温柔,在Chara失落的时候也一直不离不弃地照顾他,甚至有时候比XChara更像一名兄长。

内心比较感性,待任何人都比较宽容和善,但偶尔也会意气用事。大多数情况还是比较顾全大局,愿意为了大义而牺牲自我

角色形象

继承了原版Undertale中Frisk眯眯眼的设定,平时睁开为黑色,愤怒时红色。黑色的中分短发(成人后留长)以及灰白的皮肤,后期成为X-event后右眼留下了一道疤,瞳孔为紫色呈X型,有着和XChara近似的服饰,只不过XFrisk整体偏向黑色,胸前一直佩带着金色心形吊坠盒。

角色能力

Overwrite

更改世界线的力量,比起只能调节时间线的“决心”还能更直接的影响世界线。

角色经历

X-tale诞生之际和XChara,XGaster一起出现在这个世界,是XChara的弟弟,XGaster的次子。因数次亲眼目睹XGaster为一己私利不断伤害身边的亲友而决定对其进行反抗。后期与XChara的灵魂融为一体成为X-event,获得了足以更改世界的力量

但是在X-tale末期被误解的Cross杀死,并被夺走了XChara的灵魂,无奈之下临终前将自己的心形挂坠和世界的未来托付给了他,但表示他们未来还会相遇。

VIII Mettaton

(待补充)


Ⅸ Papyrus

(待补充)


X Sans

形象

Cross的外形还是相当具有雪国风景的。但实际上,那其实是皇家守卫队的制服(Frisk超喜欢,但是Sans很讨厌)

他的主体色彩为黑白,他的衣饰多为黑色,但其上有白色的X字符号,身上还套着一条白色外衣,用X形态的布带束衣。背后是一袭黑边白色的披风。他还有一个金色的心形挂坠,项链内部是纯粹被涂鸦的,那是由Frisk交给sans的。他右眼下发有一处疤痕。

他经常带着兜帽(这是个坏习惯),他很难面对自己。

因为身体里的灵魂有一半是Chara的决心,所以他的右眼时常是红色的,他发动蓝色魔法时,左眼会变成蓝色,平常为白色。

他使用一把长刀作为武器,名为“骇客刀”,是发动代码侵蚀的必要工具。不过在Underverse第二季之后,他被重写为使用双生匕首

过去

他在X-Tale时间线⑩中,被X-Gaster所抚养长大,他们出现于雪镇的森林之中。他是Papyrus的哥哥,有时候,他也会经营一些派店(时间线⑨)。在他长大以后,因为Frisk试图杀掉自己而重写人类后,他与papyrus进行了严峻的训练,加入了皇家守卫队。

他对皇室成员很友善,包括Chara与Frisk,但他与Frisk的关系更好(时间线②)。Cross的名字(绰号)就是Frisk取得,比较迎合Sans的皇家守卫制服。

他喜欢平静的生活,原杉的虚无主义在他身上很难体现出来,但是同原杉相同,他不喜欢重置,他认为那会打破他平静的生活,他有一定固守成规的想法,但这可能建立在他对X-Gaster存在感情且并不知晓全部事件的基础之上。而人类打破这份平静则可能是他讨厌人类的原因。

存在

Cross本来是Frisk给Sans取的绰号,用作重写后的联络暗号。(Sans讨厌这个名字)而当他毁灭一切后,他开始承认自己的名字,就是Cross,除了是面对陌生的人外可能也存在他讨厌自己的因素。

『在第②条时间线中,Frisk曾告诉过Sans事实,但这也导致了第③条屠杀线的惨案(不要乌鸦嘴)』

Sans在第十条时间线中,强行取出了Frisk的灵魂,并直接吸收了他,这导致他将Chara封印在了自己的体内。他将自己称呼为新的X-Event,试图结束这可悲的命运。然而信息的不对等,导致了一切的悲剧,作为怪物的他无法使用这个属于人类的重写。

同时,Cross本身并没有穿越AU的能力,他想要穿越AU必须借助ink,nightmare等人的能力。甚至没有Chara,他连夺取代码的能力也没有。

他很容易被动摇,就像Chara所言,他太容易被人操控了,可能这就是他天真的表现吧。

他也喜欢巧克力,却并非是因为Chara附在他身上的缘故。他本身也很喜欢,就像那幽也很喜欢一样。*^O^*

当然,塔可饼(墨西哥卷饼)也是不错的选择。

恐惧

Cross有这一个X-Event模式,这使得他十分不稳定,尤其是在Error!Sans拿走他们灵魂之后,借助Chara的决心,这使得他们得以短暂存活,争夺身体的控制权。在获得了灵魂之后,接下来就得看他们谁的灵魂比重更大了。

Cross是邪骨,尽管他看起来又弱势又呆,老是被人呼来喝去。但别忘了他当初也是被horror友情客串过的。令自己的世界成为一片空白,强行掠夺各个AU宇宙。不过如今的Cross接受了X-Gaster的重写,可能已经算不上邪骨了。总之,还是得期待一下Underverse第二季

papyrus对Cross的所作所为感到十分失望,同时还有懊悔。

Cross超级害怕奶牛!即便他喜欢大自然,但唯独奶牛他避之不及,或许是奶牛对他而言太过黑白了。



注释

参考


评论区
Loading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