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创建新页面
在此填写您的页面标题:
我们当前在Undertale社区维基上拥有201个页面。请在上方输入您的页面名称或点击以下任意标题来开始编写页面!



Undertale社区维基
分类:
(重定向自蝴蝶效应
欢迎来到Undertale社区维基(*`∀´*)ノ亻,如果想要参与条目创建或编辑,请先登录
Au条目.jpg

AU条目

本条目是一个AU条目

消歧义

关于与本条目有相似条目名的条目,见Swapdust

消歧义

关于“Swap,Dust”关键词的其他条目,参见Swap (消歧义页), Dust (消歧义页)


Dustswap - Dustswap - D4niztic.jpg
Dustswap的官方宣传图[1]
原名 Dustswap
The Butterfly Effect
常用译名 尘埃逆流(正式译名)
蝴蝶效应(正式译名)
创始者 DreamChaserInk
现持有者 D4niztic
Flambeworm370
发布日期 未知(DreamChaserInk)
2020年12月21日(D4niztic)
状态 已完结[2]

Dustswap(正式译名:“尘埃逆流”),别名The Butterfly Effect(正式译名:蝴蝶效应),是由DreamChaserInk创作,现由D4niztic与Flambeworm370共同所有的DusttaleUnderswap的叠加项目。

该作品已由TEAM_190于2021年3月19日取得国内唯一转载权[3],并于2022年3月26日正式进行转载。

关于标题

在D4niztic与Flambeworm370即现官方的理解中,Dustswap是“在Dusttale的基础上进行角色位置的Swap化”,为此,Flambeworm370提出了其Dust系项目的站位规则:整个项目只分为Sans位的“The Murderer/屠戮者”与Papyrus位的“The Follower/跟随者”,其中“屠戮者”代表在地底进行屠戮的怪物,而“跟随者”的概念则相对模糊,这样该位置上的角色既可以存活,也可以在死后作为幻觉或其他形式存在[4]。在后续剧情的补充中,D4niztic又增加了Flowey与Temmie的换位。在Dustswap中,这些角色的位置变化全部取决于剧情的发展[5]

D4niztic和Flambeworm370并未强制要求同人创作必须遵循他们对于叠加项目的先后逻辑,因此有关“在Underswap的世界观下进行Dust化”项目的同人创作依然可以使用“Dustswap”的标题。[6]

发展

某个时间段,DreamChaserInk以Laura10211的身份,在DeviantArt上公布了该平台上首个标注为“Dustswap”的项目。据其本人在对D4niztic私信中的说辞,其制作的Dustswap是“直属于Underswap的AU,而非Underswap + Dusttale。”

2017年9月28日,DreamChaserInk在DeviantArt上发布了转让其部分Undertale AU项目的决定[7],其中包括Dustswap。

2020年12月21日,D4niztic在DeviantArt上发布了其和Flambeworm370共同创作的Dustswap个人翻版的首张美术作品:“The Murderer and it's Mentor/屠戮者与他的导师”[8]

2021年3月3日,在同DreamChaserInk协商后,D4niztic在Twitter上宣布Dustswap的所有权正式归属于其本人与Flambeworm370[9],其先前所创作的个人翻版也随之变为官方内容。次日,Flambeworm370也在DeviantArt上发布声明[10],宣称Dustswap已由其本人与D4niztic所有。

同年8月17日,D4niztic在DeviantArt上发布了题为“Reluctance/勉强”的Dustswap官方美术作品[11],并在其简介中口述了该项目大致的官方剧情。 2023年1月12日,D4niztic在DeviantArt上发布了Dustswap的最新版官方设定图[12],同时声明该项目的别名被确定为“The Butterfly Effect/蝴蝶效应”,并在其简介中完整叙述了该项目的官方剧情。

剧情

D4niztic绘制的新版Papyrus与Sans参考设定图[13]

“蝴蝶效应”会从Sans开始,比起对Papyrus遭遇人类坐视不管,他会试图令Papyrus远离人类以防止他陷入可能面临的麻烦。Papyrus固执到坚持要同人类谈话,而Sans却坚信这只会以灾难告终。由于难以做出决定,他们一致认为向专业人士征求意见或许是最好的选择。他们去见了Undyne,可在Undyne完全反对了Papyrus的想法后,事情就开始激化了。

Papyrus打算说服人类使其回心转意,并相信其只要迈出第一步就能做得更好、变得更好。但Undyne不仅想除掉人类以获取其灵魂,还希望阻止其夺走更多无辜的生命。Sans就这样被夹在二者中间。这场思想冲突最终转变为三者间的战斗,并由于Undyne试图让Sans离开时意外将她的长矛钝端刺向了他的头部,导致了Sans的“死亡”。

Sans之“死”击垮了Papyrus的心理防线,使得他相信Undyne刚才无情地杀害了Sans,他会释放出足以令她眩晕并直接置她于死地的攻击(即所谓的“放松警惕”,这意味着假如你不够专注,你的防御将近乎为0)。她的阵亡给气头上的Papyrus泼了一盆冷水。在惊惧中,Papyrus从现场逃回了家中的房间,蜷缩在床上并希望这一切只是一场噩梦。当时,Papyrus不但认为Undyne之死是他的过失,Sans之死也是如此。

而当戴着兜帽的Sans出乎意料地走进Papyrus的卧室时,Papyrus立刻停止了思考。Sans发现他的兄弟蜷缩在床单里,仍然恐慌不安。于是,两兄弟间达成了一个交易。

Sans未必会向Papyrus透露他是如何存活下来的(Undyne的攻击迫使他意外地走了“捷径”,从而伪造了他的死亡),相反,他会告诉Papyrus让人类放下屠刀的方法,这需要他足够强大以击败人类,因为他现阶段仍有提升空间。所谓“变得更强”也就是杀害其他怪物并取得EXP(Sans在回到现场发现Papyrus成功击杀Undyne后就有了这个主意)。起初,Papyrus坚决否定这种想法,但经过他最信任的兄弟Sans的一番巧妙劝说后,Papyrus才勉强同意,仍裹着能给他在启程之刻带来慰藉与保护的床单,跟他的兄弟走出了房间。

这就是故事的序章——Papyrus、Undyne和Sans间的一场事故导致了Papyrus的精神崩溃和Sans的头部创伤。

D4niztic绘制的Papyrus第一阶段战斗界面[14]

与Dusttale的Sans相比,Papyrus的性格在本AU中有着更大的反差。起初,Papyrus极不情愿屠戮,有时在Sans迫使Papyrus这么做前他就打退堂鼓了。随着LV的增加,Papyrus也会变得愈发坚韧,他不再像以往那样在意怪物们的死亡,“人类需要回头”的想法也在他的脑海中更加突出。最后他会彻底陷入疯狂,不再对除掉Sans指定的目标感到畏惧,有时甚至会享受这一过程。在一些场景中,Papyrus会在他解决掉更为重要的怪物时放声狂笑起来(例如Mettaton)。

这一“彻底疯狂”的状态只会出现在与他战斗的第二阶段,充满血丝的眼球也只能在届时看到。

总的来说,Papyrus在Dustswap的常态是个精神失常的狂徒,他的“制动”是Sans本人。

还有一个细节是,Papyrus会在整个地底布下陷阱,随着剧情的推进,这些陷阱也将变得更加致命与残酷,从而反映出他变得更加疯狂。他的谜题原先只是为了减缓人类的速度,而后却逐渐转为了旨在“给人类一个教训”的可怖陷阱。

另一方面,Sans则成为了一个藏身于阴影中的更为神秘的角色。由于头部留下的创口,他在和Papyrus的旅程中也会逐步走向癫狂(正是这一创伤使得Sans无法作出正确并理性的思考,促使他形成了牺牲无辜生命的疯狂想法)。出于Sans并未治疗头伤,他的创口会随时间推移变得愈发严重,导致他无法正常使用其魔法能力,就算要用也会头痛欲裂(因此Sans并未在Papyrus已经杀害Undyne的前提下亲手进行屠戮)。

D4niztic绘制的Papyrus与Sans第一阶段战斗界面[15]

以及,他是个跟踪狂、彻头彻尾的怪胎,说他是神经病也不为过。他会偷走Frisk的随身物品并对其进行跟踪,但凡逮到一点机会就会在其面前发出嘲讽与威胁,甚至会刻意把人类引入Papyrus的陷阱,这样他就能亲眼见证其惨死其中。

到了后期,Sans会开始产生妄想并接管主导权,例如觐见Asgore并向他表示自己与Papyrus的所作所为(并非战斗,只是对话)。

另外,Sans那句“你想让自己接下来的时间不好过吗?”的台词将会变成“我现在的时间很好过,这才是重点。”,这反映了他对Papyrus一定能击败人类的信心,也体现了他有多么热衷于看着人类受苦。

接下来简述故事中的下一情节,Sans和Papyrus会分头行动,前者将前往真实验室寻找Alphys,后者则直接与Mettaton对峙,于是会出现如下展开:

Papyrus同Mettaton进行了一番激战,最后Papyrus将Mettaton的躯体打得四分五裂,只剩下头部与半身。Papyrus会用拳头给他最后一击,使机器人完全失灵,从而杀死了Mettaton。但在此过程中,他脸上的表情唯余绝望,这已经不再是责任或压力的原因,而是出于他纯粹的、无法再抑制住的本能反应。

Sans在真实验室中找到了Alphys并同她进行了漫长而痛心的谈话,并借此威胁并控制她,使她认为在地底布满眼线的自己本可以阻止人类在遗迹的屠戮从而结束眼前不该发生的一切,可无法鼓起勇气迈出脚步伸出援手的她此刻注定要付出代价。她不仅会眼睁睁地看到热域迈向死亡,还要看到整片地底被癫狂所吞噬。Sans向Alphys提出了诸如“在别人对你动手之前最好自我了断”的建议后扬长而去,随即把她锁在真实验室中,她的命运因此不得而知。

在这两件事情发生后,人类在原先与Mettaton战斗的地方遇见了Sans,他只撂下了这句话:“嘿,我猜你是在等着明星登台表演呢,不是吗?不过可惜,看来你错过了这一大好时‘机’,毕竟他对怎么进来可没什么‘头’绪。”随后他把Mettaton的头颅扔在地上,笑着离开了这里。

D4niztic绘制的Papyrus第二阶段战斗界面[16]

在故事临近尾声时,Papyrus在审判长廊见到了人类,Sans此时则不在现场。Papyrus告诉人类他的所作所为都是为了能够达到使其回心转意的最初目的,而Sans进入了王座室,同反锁在其中以保护灵魂免遭其害的Asgore进行了交流。Asgore命令Sans让他的兄弟住手,Sans却充耳不闻,并开始和他进行交易:以Asgore将灵魂交由自己与Papyrus为代价,作为他能够获得清净的保障。但Asgore深知要是他放弃了灵魂,别说地底,就是整个世界也会遭殃,那才是真正的游戏结束。二者的谈判最后以Sans转身离去而告终,他奉劝Asgore最好享受最后那每一分每一秒的宁静时光,因为不管最后从那扇门进来的人是谁,对方都不会静下来好好说话。

然后,Sans回到了他的兄弟旁边,以开始他们的“最终决战”。

随即,骨兄弟与人类间的战斗打响了。战斗分为两个阶段(类似于原作游戏中Sans战的流程),第一阶段玩家必须首先摧毁The Gauntlet of Deadly Terror(“绝命试炼”)[17]才能触及二者之一,Papyrus在这一阶段的攻击依然会很勉强,而Sans则会直接使用试炼来攻击人类。

在试炼被摧毁后,Sans将陷入纯粹的妄想当中,并试图发动最终的魔法攻击使得人类横尸此地(到了这一环节,人类的HP将降至1),从而导致他自己的伤势变得异常严重,最后精疲力竭,突然倒地而死。很快战斗进入第二阶段,Papyrus终于彻底崩溃并完全丧失理智,玩家也将第一次看到他那对布满血丝的双瞳。Papyrus拿出了自己的全部实力,不再害怕甚至希望伤害你,并声称:“这都是你的过错,要是你刚才按我说的做,他根本不会离开我啊啊啊!!!”

以上,《蝴蝶效应》的故事就此结束。

2021年8月17日Reluctance剧情
D4niztic绘制的“Reluctance/勉强”。

经历过数轮灭族线路的Sans察觉到了异样,最后在试图阻止Frisk对Papyrus下手时却误杀了自己的兄弟。但在Dustswap中,Sans并未在Papyrus遭遇Frisk时才采取行动,而是在此之前就尽了一切努力来避免此事的发生,并且大获成功。

出于Papyrus对人类强烈的信任,他设法说服了Sans同更有经验的Undyne谈论此事,认为她必然是解决这一问题的最佳人选。但Undyne斩钉截铁地告诉Papyrus,他们必须了结这名人类,不只是为了夺取其灵魂,也是为了保护那些在瀑布、热域等地区还免于死亡的怪物。

Papyrus与Undyne争论了片刻,一方面Undyne受够了Papyrus愚笨的理由并试图摆脱他,另一方面Papyrus在Undyne承认他的言论前拒绝让她离开。随着讨论的逐步白热化,Undyne动手推开了Papyrus,最终他们爆发了一场激烈的战斗。Sans则只会为Papyrus提供少量的帮助。

但很快,始料未及的是Sans也尝试和Undyne沟通,然而仍在气头上的她手持着随时准备攻击的长矛。当Sans试图轻拍她时,她毫不犹豫地冲着Sans的头部掷出了她的长矛来将他猛地推开,Sans也随即突然消失,不见踪影。这令Papyrus与Undyne都瞠目结舌。突然间,Papyrus猛地释放出足以对抗Undyne的攻击,届时Undyne正放松警惕,从而一举消灭了这名地底的英雄。

Papyrus随后回到家中,锁上了他房间的门,紧裹着他的床单来让刚经历过一切的自己保持冷静。一阵推门声和脚步声后,一个低矮的身影出现在Papyrus的面前,那正是戴上兜帽而遮住了大半边脸的Sans。

商讨过后,Sans得出了一个疯狂的主意——那就是让Papyrus亲手屠戮更多的怪物。Sans心想,既然他能拿下地底最强的怪物之一,那么只要他足够强大,拿下人类也不是问题。

Papyrus逐渐勉强赞同了Sans的主意而走出了房间,但他仍然裹着那似乎能给他在启程之刻带来安慰的床单。

此后,在某次Sans捉弄人类时,Papyrus只身碰见了Flowey。因为Papyrus的同理心低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又对Sans的话抱有了一定的认同,他企图就此解决Flowey,但没有成功。Flowey最后会避祸求福,他恐惧着Papyrus的模样,畏惧着Papyrus的作为。

在Papyrus“造访”了Temmie村庄后,Temmie们会向Frisk寻求庇护,被Sans夺走了武器而无法处理Temmie们的Frisk也只能答应他们。此外,绞杀的伎俩对于软到出奇的Temmie们也不管用。

对于人类(或玩家)而言,其面对的主要困难来自于Papyrus在路上设置的种种谜题,并且它们全都在Papyrus的“喜好”之下修改了难度。在同Sans与Papyrus的战斗中,Papyrus的攻击方式会基于Undertale原作进行加强,而难以使用Gaster Blaster的Sans会使用另一种特殊武器:The Gauntlet of Deadly Terror。换言之,Sans的攻击手段将会是如图所示的加农炮、钢刺球与燃烧管等。

人类(或玩家)必须先摧毁The Gauntlet of Deadly Terror才有可能对Sans或Papyrus造成伤害,因为其中一个钢刺球会在人类试图进行攻击时反过来使人类负伤。[18]

人物设定

D4niztic为Dustswap绘制的旧版官方Sans与Papyrus参考设定图[19]

Papyrus

  • 屠戮者(The Murderer)。
  • 裹床单是为了避免他落得满身尘埃做的保护。
  • 圆瞪的双眼会随着他的暴力等级/处决点数不断上升而愈发充血,布满血丝。
  • 没有可发光的眼睛。
  • 相比于Dusttale的Sans,Papyrus会表现出极其暴力及施虐的倾向,但仅限于他压力过大的时候。当他平静时,他更像一具“没有灵魂的空壳”。

Sans

  • 追随者(The Follower)。
  • 戴兜帽是为了掩饰自己的伤口。
  • Undyne在其头部留下的创口使得他无法精确使用它的大部分能力,尤其是瞬间移动与重力操纵。这也是他不亲自采取屠戮的主要原因。
  • 难以使用可发光的眼睛。
  • 身上往往伴随着厚重的黑影,这是因为Sans通常出没于地底的暗处,有时他甚至会故意破坏台灯或其他光源以使他身处黑暗之中,其本人则表示“藏起来舒服多了”。
  • 衣服会逐步变绿,这是一种表现他病态的视觉手法。
  • 在三条路线都会阵亡,因为在战斗中你必须通过他最终自杀的第一阶段。
  • 会不断尝试令人类没有物品可拿,例如清空商店和拾起地上的武器,这么做只是为了让你更难应付Papyrus漏杀的怪物。有的时候,你可能会看到Sans偷了一袋东西的场景。
  • 你可以在数个场景观察到Sans在跟踪Frisk,其中大部分情况下是人类通过Papyrus的陷阱时,因为他貌似十分欣赏人类因失败而丧命。
  • Sans在和人打交道时会采取威胁与控制的方式。
D4niztic为Dustswap绘制的新版官方Flowey与Temmie参考设定图[20]

Flowey

  • 售货员(The Salesman)。
  • 整片地底唯一能够为你的旅程提供一切有用武之地的物品——确切地说,就是武器——的怪物。
  • 不会收人类的钱,获得武器需要人类为他跑腿,例如去某个特定的地方或为他取得某样物品。
  • Flowey开始帮助玩家的原因是,在发现了Papyrus与Sans的所作所为后,他认为骨兄弟已经比Frisk更加强大导致并不公平,尽管他压根就瞧不起Frisk,但他更喜欢观察时间线以一种较为“公平”的方式发展,如果说得通的话。
  • Flowey能给你提供的物品来自瀑布与热域,因为他没办法正常进入新家。
  • Flowey在尾声前的死因是他试图从新家偷出真刀时立马被Sans截胡了。

Temmie

  • 同行者(The Companion)。
  • 唯一能给Frisk提供治疗物品的角色,因为Flowey没办法给其提供那些东西,于是Frisk就只能接受胆小Temmie的合作提议,以换取一些提米薄片。
  • Temmie起初会给普通的提米薄片,食用后只会回复少许HP。但他后来会学习如何制作更好的提米薄片,最后的效果会和其他治疗物品相当。

轶事

(注:下文提及的Dustswap均指被D4niztic与Flambeworm370接手后的版本。)

  • Dustswap的旧版剧情改自Flambeworm370此前创作的Dusttale个人翻版——Dusttale: Renewed[21],D4niztic也参与了该项目的创作。新版剧情中,D4niztic则指出该项目并未遵循任何特定Dusttale翻版的剧情[22]
  • Dustswap中,人类与Sans和Papyrus的战斗在故事的占比最小[23]

注释

  1. 作者D4niztic,DevianArt图源[Dustswap],Twitter图源Mine and flambeworm's DUSTSWAP interpretation
  2. "Not at all, just story and artwork."
    ——D4niztic, reply to kenTo7
  3. 详见【授权通知】— D4niztic/Decadent Society篇
  4. "There being only two roles, the Murderer role (obviously), and the more vague 'Follower' role, the role is purposely left vague so that the person in this role could either be alive, or dead as a hallucination or some other figure."
    ——Flambeworm370, Dusttale and Dustswap
  5. "The concept behind this au is adapting the concept of underswap, which is the change of roles to work with the dusttale enviroment, and by that i mean you'd actually swap the dusttale characters, instead of taking it's story and adding it onto underswap, so characters such as flowey, temmie, sans and papyrus swap due to it's lore"
    ——D4niztic, Reluctance
  6. "I can't copyright an au name lmao. You can do whatever and call it whatever you want, idc lol."
    ——D4niztic, reply to jahsehinyoass
  7. DeviantArt原址:giving away some Undertale AU ideas
  8. DeviantArt原址:[Outdated Dustswap] The Murderer and it's Mentor
    哔哩哔哩授权转载:【授权转载】[Dustswap/尘埃逆流] 屠戮者与他的导师(旧版)
  9. Twitter原址:Dustswap is now officially mine and flambe's
  10. DeviantArt原址:Dustswap Announcement (READ DESCRIPTION)
    哔哩哔哩授权转载:flam的授權搬運
  11. DevianArt原址:[Dustswap] Reluctance
    哔哩哔哩授权转载:【授权转载】[Dustswap/尘埃逆流] Reluctance/勉强
  12. DeviantArt原址:The Butterfly Effect - DUSTSWAP Official Ref
    The Butterfly Effect - DUSTSWAP Official Side Ref
  13. DeviantArt原址:The Butterfly Effect - DUSTSWAP Official Ref
    Twitter原址:The Butterfly Effect - DUSTSWAP Sans and Papyrus official ref
  14. Twitter原址:TROUSLE - Phase 1
  15. DeviantArt原址:The Butterfly Effect - DUSTSWAP - TROUSLE Phase 1
    Twitter原址:TROUSLE - Phase 1
  16. DeviantArt原址:The Butterfly Effect - DUSTSWAP - TROUSLE Phase 2
  17. 出自Undertale原作雪镇吊桥处,Papyrus对其谜题的称呼。
  18. 摘编自Reluctance即其译文《勉强》
  19. DeviantArt原址:[Dustswap] Proper Reference Sheet
    Twitter原址:made a proper reference sheet for canon dustswap
    哔哩哔哩授权转载:【授权转载】[Dustswap/尘埃逆流] 新版官方设定图参考
  20. DeviantArt原址:The Butterfly Effect - DUSTSWAP Official Side Ref
    Twitter原址:The Butterfly Effect - DUSTSWAP Flowey and Temmie official ref
  21. "The lore is based around, again, dusttale renewed's new lore."
    ——D4niztic, Reluctance
  22. "Despite previous claims affirming that Dustswap/The Butterfly Effect is based around a take on Dusttale called Dusttale: Renewed, Dustswap nowadays does not follow any specific Dusttale take, and would most likely fit in better as an au based around the canon universe of Dusttale, following the idea that 'it happens in an universe where it's story is possible to happen'"
    - D4niztic, The Butterfly Effect - DUSTSWAP Official Ref
  23. "Paps and sans fight would be the smallest part of the story."
    ——D4niztic, Reluctance

评论

注:由于本站的CDN加速,评论区总是被吞,看不到评论区的等一会就看到了。

Loading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