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创建新页面
在此填写您的页面标题:
我们当前在Undertale社区维基上拥有172个页面。请在上方输入您的页面名称或点击以下任意标题来开始编写页面!



Undertale社区维基
欢迎来到Undertale社区维基(*`∀´*)ノ亻,如果想要参与条目创建或编辑,请先登录

待分类条目

本条目正在等待分类,情况可能是审核中或审核不通过,若此模板长期存在,请联系审核员询问原因

中文译名:破灭时光的审判

作者:迷失のJO太郎(迷失的承太郎)、一只废物狐狸而已(火炎是只狐)、云奕原(In San ENA)、夕年死不悔改丶

所属au: Empiretale(所属:迷失のJO太郎)、Taohuatale(所属:一只废物狐狸而已)、Canghaitale(所属:冰双)、Tepublictale(所属:In San ENA)、 Atonetale(所属:夕年死不悔改丶)

AU类型:宇宙偏移

The trial of broken time(破灭时光的审判)故事线(精简版)

五个屠杀者在死后被传送到同一个地区,他们第一个要面对的是来自Empiretale的屠杀者。

出场人物

Empiretale MonsterKid(Mike)

187岁,LOVE1,身高约1.5m,是Alphys的弟弟,住在雪镇,很懒,懒到胳膊都不想动一下(有胳膊),只不过衣服没有做袖子(她姐姐Alphys给他做了一个重力控制器,也可以瞬移,形状类似于戒指,Mike把它戴在右手上,可以以此性控制五个单位目标,控制和瞬移能力消耗体力,这也就是他不会变胖的原因),喜欢双关语,是Grillby的义兄

TaoHuatale Asriel

Republictale Muffet

CangHaitale Undyne

Atonetale Grillby

大致信息

姓名:Grillby(烤尔比)

所属au:Atonetale(AT/罪赎传说)

性别:男

种族:元素族

年龄:37岁(自出生但故事线开始计算)

身高:172

体重:55kg(虽然这对元素类怪物来说没有什么意义)

性格:摆烂,懒,有点喜欢落井下石

外貌:看着是一个普通人类,没有什么标志性的特征,带着一个灰不灰白不白的类似于滑雪帽的一个用毛线编制的帽子,头发是乱糟糟的黑色,杂乱地散在编织帽外面,左嘴角有一条疤痕,因为作息时间太摆烂没有规律导致有点黑眼圈。

服装:皇家护卫队的外套,纯白的衣服,衣服是特制的材料,材质很滑且紧实,摸上去微微发硬且容易起褶皱,无拉链,开领拉开到胸口,他的衣服原来是没有兜帽的,但是在他的要求下加了一个兜帽,提交的理由是隐藏身份,最终目的的隐藏起来更好摸鱼。兜帽用铁链和一块特制的铁块挂着,肩膀和衣服两侧各有两个口袋。后背有皇家护卫队的标志,两边肩膀上都有黑色的外扣层。袖口有一段收紧,被他拉到了小臂上,方便使用能力,裤子是半条黑色的工装裤,剩下的一半是黑色的特质材料,紧身,腰间连着一条用于收腹的腰带,被他解开了,显得很长。他的衣服是耐火特制的,在他自己的强烈要求下穿了自己的休闲鞋。

爱好:在sans(这个au的烤尔比位)的酒吧喝酒摸鱼,喜欢酒,也喜欢热闹暖和的地方。

厌恶:冷的地方,没脑子或者没法沟通的人,有些不喜欢吵闹的小孩子但自己很受雪镇孩子们的欢迎。

LV:一阶段lv1/二阶段:lv19/三阶段lv?(设定中是因为san值清零导致代码错误了,设定是完全失控几乎没有理智,自身au外基本不会进入第三阶段)

LV来源:阶段2来源于曾经违法的怪物,四个人类,以及sans,mtt和小幽灵,三阶段来着于错误代码

HP:一阶段:66/二阶段:237/三阶段:?

防御力:7/1/?(二阶段只有1防御的原因是二阶段全身火焰无视物理伤害了,但是没有魔抗,所以是1)

攻击力:1/1/?(但是都有火焰的持续伤害,类似但不同于帧伤,在攻击中待的越久伤害越高,出来后持续掉血0.5秒1滴持续10秒其间可以吃药缓解)

灵魂颜色:一二阶段:白/三阶段:白+黑色乱码

身份:雪镇哨兵

阵营:中立

武器:火系魔法,自己用火做成的刀,形状很敷衍。

优点:必要的时候很靠谱,对自己人很不错。

缺点:除上以外。

弱点:水,二阶段因为魔力和lv全用来解除限制了导致没有了魔抗,虽然可以用身体缓解但是依旧会受到不小的伤害。相当于你打10伤害他会挨6伤害)

能力

1. 攻击是极其高温的火焰,普攻是拳头或者火刀,可以使用火系魔法发射火球,会持续灼烧造成伤害(普攻无cd,火球十秒用一次可以连续放三次)

2.瞬移:可以瞬移但是因为很耗魔力所以很少使用(没有冷却,但是最多连续用5次,之后得等1分钟才能使用)

3.地火:能使最多8个地面炸出火柱,二阶段使用会形成大范围的火场,火场内持续掉血并减速(释放间隔5秒,一次只能炸八次,可以分八次炸也可以一次性炸完,炸完就不能再使用,通过蓄力增加地火爆炸数量上限)

4.解放:烤尔比解放通过魔法和焰色反应的调整做出的这身看起来像是人类用来储存力量(被杀死的怪物的lv)的身体,进入二阶段,全身变成火焰,同时大幅度提高自己的lv等级,同时免疫物理伤害,伤害增加(一次对戏只能用一次,直到魔力耗尽或者死亡才会结束,魔力耗尽解除的话会导致至少三天无法战斗,这三天内如果强行战斗的话会有限制并变成三天无法动弹,包括交流)

5.FB炮(Flame Blater/火焰冲击波):烤尔比捏出像扭曲的恶鬼头颅的火焰大炮,上限是3个,可以用来挡伤害,一个挡六下,攻击范围大,可造成持续伤害(冲击波一个FB炮可以炸三次,然后进入十秒冷却,FB炮被摧毁后需要三分钟才能重新生成)

6.特殊攻击(三阶段/特殊情况):类似于代码攻击,只能在低san值的时候使用,将永久性的影响人的lv值和hp值,被攻击到的人表现位身体的某一部分降低知觉和控制力,攻击力降低(只能用一次,相当于附魔在技能上,只能持续一回合而且之后会变得虚弱)

实力定义:一阶段是个勉强能打的摆烂怪,二阶段是被培养好的自爆卡车。

关于

背景:实验代号A事件后的幸存者,被皇家护卫队收养抚养长大。真正的诞生原因另有隐情(详见原au)

世界观:混乱,暴力的地下世界,怪物们抵制人类,存在中立派和激进派,几乎没有亲和派,存在名为san值的重要指标,san值低到0时所有的怪物都会进入二阶段。 口頭禪:我说什么来着?(摊手)

注意:不要试图破坏他的帽子(那是玛菲特给他的“第一个编制班的学生。作业”,他很珍惜)

备注:1.非常容易幸灾乐祸而且十分地摆烂,乐于看见别人吃瘪,不过偶尔也会出于好心地帮帮忙,对于困难的事情习惯用开摆来解决,除非迫不得已。珍视亲人,算是个不明显的妹控。(这个au的帕位是玛菲特)

2.烤尔比不会主动攻击人类,但是他的行为会优先考虑怪物(除了对AT!frisk以外)

3.平时也可以变成火头吓唬人,这算是他的恶趣味。

4.平时把身体部分变成火焰的地方会有痛觉,这也是烤尔比不经常使用能力基本只使用魔法和火刀的原因,全身都变成火焰的时候其实会非常疼,这会让他的脸看起来很扭曲,主要是疼的。

5.变成火的部分可以免疫物理伤害,只要变成火就可以。

6.因为故事结局他跳到核心里换人出来导致自己消失在这个au的代码里了所以没办法用故事结局的设定,只能用这个设定

The trial of broken time(破灭时光的审判)故事线

“我也不知道你哪来的勇气来见我,你又打不过我。”Muffet看着Cloudy轻蔑的说。
“他那么相信你!”Mike向Frisk恶狠狠地说到。
“你知道吗,我曾经以为我做了一个梦……现在看来,那个梦真是荒谬。”Grillby左手搭在僵硬的脖子上缓缓转动,脚底的地面如融化的铁水。
“我那么相信你…可是你却…”Asriel攥紧拳头。
“你们俩兄妹真是让妖大开眼界,两个孩子,杀了那么多的妖…”Undyne拿起了大刀。

……

“哈哈…哈,是我赢了呢”Muffet在自己的幻想中化为了尘埃。
“抱歉,Grillby,我输了呢…”被武士刀砍成两段倒在地上的Mike缓缓的说到,逐渐化成了尘埃。
“哈……被我这个懦夫逼到这种地步的感觉如何?”Grillby燃烧的脸上露出一丝讽刺,燃起的火光逐渐化为灰烬,一脸解脱:“我来晚了,抱歉。”
“我…还是没能拯救大家吗…对不起…大家…”Asriel流着泪化为桃花飘散了。
“还是…不够…吗…,还是…差一点…,我…还是没法保护他们吗…我…还是太弱了吗…”Undyne化为血雾飘散了。

Mike醒了过来,他环顾四周,看到了 风格各异的建筑:现代风格的楼房拔地而起,一幢神庙一般的建筑物坐落在他的左侧,一些中式建筑和中世纪风格的建筑交错排列,俨然一副大乱炖的样子。

“这什么地方?我不是死了吗!”Mike喃喃道,努力回想着当时的情形,“我好像被他砍成了两半,噢,该死,那可真够疼的,我又活了?!还是这里是灵魂的居所?等等,Grillby!Grillby!你在这吗?”

“呃……这是……我还活着?不对,这条时间线是错的!”Grillby的意识似乎从黑暗归来一样,大脑一片混沌,但是凭着敏感的时间线感知下意识地将右手元素化照亮四周警戒,这时他才发现,自己居然变回了稳定态,暗骂一声还是太松懈了后,Grillby看着前方的光亮,犹豫了一下,走出了所处的巷子,映入眼帘的是看起来无比怪诞却又和谐的城市组合。“人类的城市吗?就这?这么大的镇子居然只有一条大路?设计师是干什么吃的……”Grillby嘟囔了一声,想了想,扯上兜帽遮住了自己的样子,顺着大路朝镇中走去。

“这是哪里?我怎么不记得有这么个镇子?”Muffet在小镇的城门口爬起来,自言自语道。她站在门口,决定先进城看看情况。 整个镇子虽然有四种风格特异的建筑,但是只有一条主干道贯穿小镇(就像传说之下的雪镇)Muffet沿着道路一路向前走,看到了Asriel一栋建筑的门口,“原来这里是有那家伙屠刀下的幸存者的”Muffet心想。

神庙中,Undyne醒了过来,她走出了神庙,感叹着这个镇子的奇妙。

Muffet走到Asriel边上,她拍了拍Asriel:“Hi,醒一醒。” Asriel做起来睁开眼睛挠了挠头,看到Muffet愣了一下,惊讶地说:“你不是死了吗?” Muffet愣了一下:“怎么可能?我怎么会死呢?倒是你,你是谁?” Asriel看着她打量了一会,说:“我叫Asriel,你好,你确实和我的一个朋友很像”Muffet愣了一下,但随后便淡淡的说:“Asriel?……好名字。我和你的朋友很像?原来如此…”

Mike在几栋房子里逛了一圈,决定去庙里看看,他走出房子,迎面撞到了Undyne。“喂!孩子,当心点…?!人呢” 她看到刚刚撞自己的怪物孩子居然不见了,离开警觉了起来,Mike站在旁边的一个特别高的建筑上“哈?鱼族?我可不用你担心,还有别叫我孩子,咱们俩谁大谁小还不知道呢” “你是谁?” “Mike,一个普通的雪镇哨兵,你又是谁?” “Undyne,还有,我的岁数绝对比你大的多” “啊?Undyne!?” …… 经过一番交谈后,Mike明白什么:“这就是Gaster先生说的的平行宇宙吗?虽然不知道我是怎么来到这里的”

Asriel注意到了Muffet刚刚的异样问道:“怎么了?” Muffet思索了一下,回答道:“没什么,对了,我叫Muffet,你好。”说着便伸出了手。Asriel握住了Muffet的手,说得:“你好!” “我们沿着这条路走走?”Muffet提议道,Asriel答应了,她们便沿着这条路往下走去。 路上她们聊起了自己的人生、朋友、家人等等,然后她们意识到她们并不是同一个宇宙的人。

“一位王族,一只蜘蛛,一个孩子和一个……鱼人?”Grillby在一旁的巷子里默默地看着两两结队的怪物们,皱着眉确认了一下那边的Undyne和Muffet,“是三条完全不同时间线的灵魂,是Gaste说过的平行宇宙吗?可是我来到这的原因是什么?” 在Grillby犹豫着要不要和她们汇合时,站在那个高建筑上的Mike突然开口:“喂,有人要来了…嗯…是怪物”

“哦,是吗?”Undyne说,“那走吧…?又不见了?” Mike直接瞬移到两个怪物的面前,很快Undyne也跟了过来。几个怪物逐一作了自我介绍后,Mike想到:“Muffet吗?好像是血党的那个头子的名字,有趣。” “那个,你是没有手吗?”Muffet灵魂拷问Mike。 Mike耸了耸肩:“嘿嘿嘿,你猜” Muffet:“……”

不到两分钟她们都意识到她们来自不同的宇宙(其实Undyne和Asriel的两个AU在同一世界的不同地方)她们又互相诉说了自己在来这之前遇到了什么。Mike看着她们的反应耸了耸肩。然后他们发现:他们都是在与屠杀者战斗后来到了这里。

这一切也被不远处靠在巷子里的Grillby听见了,他在这一刻明白了出现在这的原因,靠在墙上不知道在想什么。摸了摸乱糟糟的头发,这才发现那顶Muffet给他做的帽子已经在那场战斗中被焚烧殆尽了。 “该死的……”Grillby回想起了那个夺走了他仅存不多在乎的东西的人,不同时间线的记忆混在了一起,突然,他察觉到了一丝沾染着尘埃的气息,应激反应一样地猛抬头看向那四个怪物的方向。

就在这时,一个紫眼的人类出现在Asriel的身后里,TA手里拿着武士刀,正要做劈砍状。

身体上的行动比思绪更快,右手在一瞬间从空气中融拉出一条刺目的熔火,像掷标枪一般掷出,熔条在空中划出如极光般的尾焰,空气中炸起的暴雷声让所有怪物同时警戒。

“火…火焰!这种纯度!Grillby你一定就在附近对吗”

屠杀者熟悉的气息让Mike的眼睛一下子就黑了下来,衣服下的手指一动,一道橙色的光包裹住的那个人类,把TA甩飞了出去,TA砸在柱子上,柱子轰然碎裂,TA被压在了底下,Mike下意识看向了Grillby的方向,似乎想说些什么,但是又忌惮地看向了屠杀者的方向。

“各位,这是我世界的屠杀者,看起来TA是想杀了我们所有人”

“啊,虽然我们才刚刚认识,我们会帮你消灭屠杀者的”Muffet说道。

Grillby看了Muffet一眼,又目光冰冷地看向了屠杀者。Undyne对着那位屠杀者无奈的摇了摇头。 那个人类缓缓从废墟里爬出来,五人做好了战斗准备。

“多么美好的一天啊”(Mike) “你刚才是想杀了我吗…?虽然是个很可爱的孩子…,但是…抱歉了…,我不得不伤害你了”(Asriel) “或许应该让你长长记性呢。”(Undyne)“ 又一个EXP不低的孩子……哈,能请你死在这吗?”(Grillby)“LOVE也高的可怕呢,像你这样的孩子…”(Muffet) “就应该在地狱里燃烧!”(M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