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创建新页面
在此填写您的页面标题:
我们当前在Undertale社区维基上拥有189个页面。请在上方输入您的页面名称或点击以下任意标题来开始编写页面!



Undertale社区维基
欢迎来到Undertale社区维基(*`∀´*)ノ亻,如果想要参与条目创建或编辑,请先登录
Au条目.jpg

AU条目

本条目是一个AU条目

TobeContinued.jpg

需要补充

本条目的内容不完整或是空白章节,您可以帮Undertale社区维基完善本页面。


Aftertale logo.png
原名 Aftertale
常用译名 传说之后
创始者 Crayon Queen
类型 特殊事件
风格 传统的
背景 凝重的
状态 已完结

漫画合集

选集 YouTube原址 Bilibili转载视频
Part 1 (待补充) (待补充)
Part 2 (待补充) (待补充)
Part 3 (待补充) (待补充)
Part 4 (待补充) (待补充)
Part 5 (待补充) (待补充)
Part 6 (待补充) (待补充)


人物信息

Geno!Sans

当Chara血洗她所在的那条时间线时,为了可以获得阻止她的力量,Sans向自己体内注入了“决心”,这使得他拥有了可以看到重置界面的能力。

起初在战斗中,他一遍又一遍地面对Chara,始终充满希望,但很快他便意识到Chara每重置一次,他的行动就会变得比之前更加被预测。

最终,Chara击败了他,他身体的大部分都化为了尘屑,他完全地离开了这条时间线。这使得他的身体故障百出,千疮百孔。

Geno!sans

在他马上要死亡时,他打了一个响指,来到了存档界面。

和平线中的Sans重复做着屠杀路线中的噩梦。

在这些梦境的最后,他遇到了人类,并在Grillby的酒馆中款待了他。

他发现这个人类就是之前他想从时间线中抹去的Chara,抹杀chara却使得他自身被迫离开了他自己所在的时间线。

离开时间线后的Sans遇到了从前的,自称为“Geno”[1]的Sans。

从他这里Sans获知了发生的一切。

现在,他必须在Chara摧毁时间线和终结世界前想到一个可以阻止他的方法。

最终,和平线的sans帮助Frisk回到了他的身体里,Geno也脱离了重置界面,来到了地面上。

时间线分支

时间线延续

Error!sans


Error!sans 2.png
原名 Error!sans
常用译名 错误sans
创始者 Crayon Queen
类型 单人AU
风格 错误的
背景 虚无的
状态 已完结

人物介绍

Error实际上是Aftertale事件过后的Geno。Geno肆意摆弄他的决心魔法,无视了来自于Sans的警告。Geno最终意外地把自已送到了anti-void中。在尚存一丝理智的时候,Geno只感到怒不可遏————好不容易得到了自己的happy ending,结果却又落到这么一个下场。最终,Geno开始憎恨身外的一切事物。



我刚刚来到这里的时候懒了好一阵,

睡去,

醒来,

睡去...

后来我开始嚎叫,

希望总能有人能伸出援手,

直到那些嚎叫开始回荡...

......

“但是谁也没有来。”

——Error!Sans的独白


在一片空白中孤身一骨过去不知多长时间后后,Error成功在anti-void打开了一道通往遗迹门口(实际上这里是Spectertale,怪物们都是幽灵状态的一个AU)的传送门,那个世界门后的Toriel是Error出去后第一个与之交谈的人,同时anti-void不断呼唤Error回去,之后Error总是时不时从anti-void跑出与Toriel交谈(这里Toriel把Error当成那个世界的Sans,而且此时Error还没意识到多元宇宙的存在,以为自己回到了原来自己的宇宙的不同的时间线)。

之后谎言暴露,Toriel执意出遗迹保护自己的孩子,Error看到了Spectertale里的Toriel,世界观等遭受巨大冲击,精神崩溃时眼泪(或者说是蓝色魔法)从眼眶中流出,Error将其从眼眶中扯出(这举动实际上疼的要命),Error的蓝线由此诞生(据推测之后崩溃状态的他大概是毁掉了Spectertale) 。

人物性格

他全身心都投入在毁灭AU以及那些他认为是“故障”或“异常”的人这件事上,而且他的判断标准相当得含糊不清。感觉可以归结为,他看他们顺不顺眼?觉得不顺眼,那你就是故障,就是异常,就是可憎的东西。这种判断倾向可以延伸到任何人或物上。他所谓的“根除异常等等”的“工作”几乎就像某种借口一样。只是因为如果能给自己的所作所为找到一个理由,那么他无论做了什么都可以归结到这个理由上面。

Error sans最新设定(或者说是UV中的形象)

他相当得虚伪,但因为他没有理智可言,所以他永远不会把这种事放在心上。他的“工作”是一个伤害他人的绝佳借口,但他甚至不会意识到这可能只是个借口。他的存在本身就是错误的某种具现,那么他的思考回路就更是如此。他注定是让人难以理解的。毕竟疯子的行为就是毫无道理的。

Error无法理解他对别人造成的伤害,因为这并没有发生在他身上。毕竟他一直觉得他做得很好。可以说Error在各方面,都极度虚伪。啊当然,他对自己是个伪君子这点根本没有一点概念。

在内心深处,Error知道他所做的只是无用功。但他对摧毁AU,故障,错误等等的理解,其实有双层的含义。再更深一层,他其实并不在乎会有更多的宇宙涌现而出。他只是执着于毁灭这个行为本身,只要他还有这个能力他就会去做。这也是为什么他并不着急去料理AU以及故障们。他没有这个必要,但他选择要这么做。

他对于“哪些时间线是可以接受的”的概念其实可以归结为一句话:他只打算让一条唯一的时间线保留下来。只不过他还没决定好是哪一条。所以他会一直尽可能多地毁灭时间线-甚至是原作的那些-直到最终只剩下一条。这基本上是不可能完成的事情,不过这就是他的目标。无论如何如果他完成了自己的任务(消除所有错误),他绝对会立刻结果掉他自己。

在所有的宇宙中,杀死Papyrus对Error来说都是一件很困难的事。不过在每个世界里,他都会找到替代的方式来“照料”Papyrus。 它们中的大部分,他都没有直接和Papyrus见过面。在许多的世界里,他完全避免与Papyrus接触,然而他对于Swap!Papyrus有股特别的厌恶感,所以他这次(官方剧情中)采取了更为直接的方式。

他非常不喜欢有人(或骨)忽视他的存在和话语。

其余官方设定

一、他对过往的记忆是碎片化的。在回忆起过去的时候会出错死机,主要是因为这给他的精神刺激太强了,他的身体“起本能反应”让他再度开始遗忘(他的脑海正在试图封锁过去的记忆)。

二、视力很差,尤其是右眼。乱码爆发时(他无法控制)会充满他的眼眶使他暂时失明。

三、有一个(在还是Geno时)Alphys送的红色眼镜(但不常佩戴)。

四、以蓝色的线(由蓝色魔法化成的)作为主力武器(有视力不好的原因在里面),有骨炮,也会所有原版Sans会的招式。

五、他实际上和一个常规的Sans的差别没有那么大。事实上,即便是他的力量也没有超过常规的Sans所拥有的太多。那些线算是他自学成才的一种魔法,但是严格意义上来说,其他任何一个Sans如果想的话,也同样能够学会使用这些线。

六、空闲时喜欢摆弄玩偶,并把玩偶当做朋友(Fell!Sans除外)。

目前已展现出的玩偶:

Sans经典款(原版Sans模样)

可憎排行榜13号(Fell!Sans模样)

可憎排行榜12号(Chara模样)

人偶11号(被绑架的Swap!Sans本骨)

(可憎排行榜第一名是Error!Sans自己)

七、有非常严重的被触碰恐惧症,就是可以自己主动触碰别人,但害怕他人的主动触碰(但要是心理接受足够的话,应该还是有可能可以被他人接触的)。

八、Error甚至 [没必要]跑到某个宇宙中然后对里面的一切直接发起攻击。他拥有一种独特的能力能够替代那种需要,他完全可以在某个宇宙外头摧毁它。只不过出于一些原因,他总是选择用更为复杂的方法来摧毁它们。

九、大部分时候当他处于一种他难以应对的情绪化状态的时候,他会崩溃重启。比如要怎么和某个被你从自家绑走、用惊悚的克系触手舌头惊吓后又被你灌输了一大堆多元宇宙的知识的小可怜道歉的时候。

十、Error的HP处在不断出错的状态中。如果你能看到他的血条的话,你会发现上面的数字会不停地大幅度波动。所以说他有些时候会是1HP。(举个例子,如果你击中了他,弹出来的数字只会向四周疯狂抖动散开,你完全不知道自己对他造成了多少伤害,甚至,你的攻击可能一不当心反而治疗了他)他不遵循任何宇宙的规则,这也是为什么他始终都在严重地报错。那些error字符会从他的脸上弹出来也是因为这个,这也部分解释了他为何需要字面意思上的“重启”。如果真的讲道理地说,Error会是个非常强大的Sans…不过,他的战斗方式就像一个普通的Sans。

十一、在他重启的时候,他的攻击和防御会完全变为0,不像通常时候他的数值一直都在出错。所以说如果你想要杀死他,最佳时机绝对是趁他重启的时候。

十二、当他用他的线缠住某人的灵魂后,他可以通过“受害者的双眼”共享视野。

十三、他有两种类型的窗口。一种是单向的,只有你能从这一侧看到对面的情况,而另一种是双向的,两边都可以彼此看见。

十四、他很喜欢Undernovela(的故事),特别是里面的Asgore。

十五、尝试过删除Fresh!Sans,但失败了,因为Error不知道Fresh是什么,之后Fresh寄生虫当着Error的面跑了,把Error吓的不轻。不过之后和原衫对话后Error貌似更坚定了清除Fresh的信心。

十六、喜欢从Underfell里拿东西(拿过拖鞋,巧克力,奶昔),用完之后又会丢回去(比如巧克力包装纸,奶昔杯子)。

十七、有五条像蓝色的章鱼触手一样的舌头

十八、会在打人和杀人的时候会说双关语。

十九、似乎那些乱码只有当Error!Sans因为某人某事产生同情心/变得情绪化的时候才会开始疯狂闪动。像是他在战斗或是做一些糟糕的事情的时候。那些行为似乎被判定为“他注定应当要去做的事情”,所以在那种情况下乱码很少会侵扰他。

二十、他正在寻找Omega时间线,以完成他的任务。

二十一、会钩针编织,认为棒针编织诀窍很难掌握。

二十二、他并不知道每一个AU。他只是在他那奇怪的像素格样式的传送门上“随机”选新的AU。如果他以前去过某个AU,那么他能知道要怎么再次去往那里。不然的话就类似于俄罗斯轮盘赌。就像你打开电视想看些什么,就不停地调换频道,你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哪个频道就引起了你的兴趣。

【Error会在接近故事末尾的时候回想起那些过去记忆—一小会儿,意识到他把自已所遭遇的可怕的事,在别人身上又再度实施了一遍(意思是,Geno把自已弄到了anti-void里,体会到了极大的痛苦与愤怒。而他又让别人也感受了一次这种体验。)他认识到自已让Swap!Sans承受了多大的恐惧,因此刻意地远离了他。这也是Error最后选择离开的一部分原因。他永远不会说出口。但,罪恶感却挥之不去。】

额外设定

*Swap!Papyrus的Gaster Blaster可以轰断Error的蓝线。

*Error掉了只拖鞋在Underswap里,后来他又跑Underfell偷拿了一双『不确定是不是只拿了一双:-I』

*Error曾被提议粉丝昵称为Blackberry『没想到吧,黑莓不是swap而是我Error哒!』

*只有发生错误了才可以听到ask或看到ask者(比如之前被挂的勇气和仁慈),绑架蓝莓后,对蓝莓的相关ask是Error念出来的。而且之后蓝莓在anti-void中出现错误了才听到ask们的声音,不过他仍看不见之前被Error挂起的ask者『这点有点迷惑?』

*Error意外进入真正属于他的宇宙然后杀死过去的他的这件事的确有可能发生『同人角色Fatal error的诞生貌似和这个猜想有关』

*Error在Spectertale学到的是:无法用物理攻击伤害幽灵灵魂。

*关于Error放给我们和蓝莓看的过去:°他并不是从自己的记忆里播放这些片段的。他只是打开了一个通向过去时空的窗口。所以说,只要Error知道需要看向何时何地,他就能知道原本的他究竟是谁。但问题是,你得先要知道这两个关键的信息点。他之所以能准确地定位和Toricl的这段故事发生的时空点,是因为他的脑海中还留有一大部分相关的记忆。而这段故事前的任何记忆在他脑海中都不存在了,所以他对要看向多元宇宙的哪里就无从着手了。

*°如果存在着一个Error宇宙,那么有可能会有一个Error!Frisk 吗?

大概不会。Error们会成为Error都得通过一种非常特定的途径,另外你只有是一个怪物才有可能会变成一个Error。但你们如果确实想创作出一个,尽管放手去做!只不过在我的Error脑洞里,Error Frisk不会真的存在。:P

*°他失常的精神状态让他甚至都无法理解他自己的正确性,时间线的正确性。如果ErrorSans能够真正地,坦率地认识到他的虚伪,再加之他对于自身十分显著的厌恶,这之后会发生什么呢?他大概会立刻结束自己的生命°

*°既然Error杀死了数不清的Frisk,拿走了他们的灵魂,那为什么Error不把它们全部吸收了呢?

老实说他是故意不去走捷径。他想变成类似于Scraphim Sans [即The Thought系列里的七魂sans-译注]那样的存在理论上是可能的,只不过他基本不会去那么做。:D

*°Error们比平常的角色要不太一样,他们不是由选择创造出来的,他们完全是从anti-void里诞生的。所以说Error所做出的任何选择,都不会诞生出新的平行字宙。Error本不应该存在,那些选择也不应该存在,由这些选择而引出的平行宇宙就更不应该会存在了。

*变成错误的怪物死掉后并不是变成尘埃,而是会崩解成无数个0和1后消散(被CQ采纳的粉丝提议)

*理论上来说,绝对还有别的Error!Sans存在着,Error不会乐于见到另一个版本的自己的。

*当错误们“修正”了他们的代码,意识到他们的行为所造成的伤害后,他们宁愿去毁掉自己,而不是重新生活。

*°Anti-void [反虚空]是一个位于“游戏”外的空间,或者更确切地说,位于“所有已知的字宙”以外。游戏里提到了void [虚空],那就意味着void是存在于组成宇宙的程序中的。那Anti-void就等于存在于所有已知宇宙之外。

*°我有一个可能不会实际用到的设想,就是多元宇宙也有它自身独特的应对错误们的机制。错误们打破了一切宇宙间普遍适用的规则。理论上从一个宇宙跳到另一个宇宙会是非常困难的事,然而错误们闲来无事就能凭空进出一个宇宙。不过,如果某个特定的宇宙中存有过多的错误的话,这个宇宙被“封锁”住,无法通向别的宇宙。这也就是说,那些错误们无法从这个宇宙中逃离...但错误们仍可以单向进入。就像虫子们被捕虫器所吸引一样,出于某些原因,错误们对这个宇宙产生了兴趣,纷纷开始接近它。当他们进入其中后,便无法再离开。这个宇宙将会难逃毁灭的命运。在几周或一个月或更长时间后...这个宇宙崩塌了,同时带走了里面所有的生命,以及那些不幸踏入其中的错误。所以说错误们的死因通常会是宇宙崩塌。一般情况下错误们很难被杀死,这并不是因为他们身强力健,而是因为他们不断地破坏着一般规律以及现实的基本法则。不过与之相对,现实本身也总有处理这类问题的手段。

正文完。


正在开启新文档 ...
文档更新中…… ...
发现致命错误0000000x000
█▇▉…◑☹☑★❤✖ღ
正在尝试重启 ...
重启中…… ...
重启成功!正在加载……


Fatal Error


Fatal Error.png
原名 Fatal Error
常用译名 致命错误
创始者 Xedramon
类型 单人AU
风格 错误
背景 错误

故事介绍

Fatal Error是Geno的一个变体,具体原因是Error!sans找到了过去的自己(Geno)并攻击了他,结果Geno本身的决心魔法导致他“拒绝”被抹除,最终Geno的错误代码与Error的错误代码融合在了一起。

他的右眼显现了出来并有融化的迹象并变成了全红,左眼变成了全蓝,双眼中都有大量错误数据滚动,围巾和内衬衣服以及伤口中都有由1和0组成的乱码。

他传送并离开了Aftertale的重置界面,来到了貌似是电脑主板的地方,从此时开始他的脑内总有一个声音与他对话(一说是漫画中的G花,个人认为不是,暂且定位称为System)。在理清思路之后他十分愤怒地想要找到Error,但是这种激动的情绪让他传送到了Outertale中。

Outer!sans与其交流没能成功(Fatal一言不发),在看到Outer!Papyrus后Fatal将其错认为是他的Papyrus(貌似是故意的),忽然闪现到了Papyrus的背后想要抓住他,这一举动吓坏了Outer!Papyrus,Outer!sans以及Outer!Frisk。System此时用语言制止了他,但这使得Fatal对Error的恨意又深一分。

在不断地嘶吼着“他在哪”中,他被传送到了Anti-Void中,在看到Swap!sans时,他莫名地冷静了下来,并与Swap!sans交谈了几句。不料Fatal忽然发怒并攻击了Swap!sans,之后复制了许多个Swap!sans并尝试还原他的Papyrus。这些尝试都以失败而告终。

此时Gaster Flowey钻了出来(简称G花),他尝试劝说Fatal以其他AU的Papyrus为原型制造他的Papyrus。Fatal拒绝了,他不想伤害其他宇宙的Papyrus。G花以“不够爱Papyrus”为说辞来劝说Fatal。这一举动彻底激怒了Fatal,他大叫着“怎么敢这么说”“我现在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他”“他就是我的一切”“我会把他救回来,即便这会杀死我”,在说完最后一句时,他的情绪也激动到了极点。于是他便传送到了Error面前。

Error没能料到Geno还活着,所以第一时间他没能认出。Fatal仇人相见分外眼红,他发了疯一样地攻击Error,用骨刺固定住了Error,并在他要伸出手反击时,用红色的数据线扯断了Error的一只手(这就是为什么Error之后的袖子有缝补的痕迹)。马上要祭出最后一击时,System制止了他,Error借此机会骂骂咧咧地哭着逃走了。

在Fatal重新恢复行动能力之后,他被传送到了NatrualTale中,薰衣草!sans非常热情地与他交谈,但另一个sans却十分暴躁的想要攻击他。在NT中待了一段时间后,Fatal再次想起他的目的,于是复制了一个薰衣草!sans开始继续缝合。

之后,他一直都在不停尝试创造出他自己的Papyrus,但从未成功过。

Fatal Error将会在Underverse第二季中出现。

人物设定

关系:错误!无(致命错误存在的原因。)


联系:待添加...


九宫格站位:混沌中立


武器:致命冲击波,红色字符串,错误骨骼,可见代码,门户网站,副本


能力:传送,FE!骨头,FE!炸药,FE!数据线


喜爱:蓝色覆盆子味刨冰糖浆


厌恶:所有Sans和任何中断他制作Papyrus和寻找另一个代码目标的进程的人

其余设定/补充

一、Fatal Error憎恶Error!sans。

二、Fatal Error在绝对冷静时双眼都会变成蓝色,极度愤怒或极度激动时双眼都会变成红色,一般都是左眼蓝色右眼红色。

三、Fatal Error没有对话框,所以他说的话很难辨认,且声音十分卡顿且刺耳。

注释

  1. Geno:为屠杀的英文Genocide的简称


评论

注:由于本站的CDN加速,评论区总是被吞,看不到评论区的等一会就看到了。

Loading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