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创建新页面
在此填写您的页面标题:
我们当前在Undertale社区维基上拥有193个页面。请在上方输入您的页面名称或点击以下任意标题来开始编写页面!



Undertale社区维基
欢迎来到Undertale社区维基(*`∀´*)ノ亻,如果想要参与条目创建或编辑,请先登录

2243年,镜子帝国讨伐黑暗碎梦军结束后,因领土过大,难以管理,风壬皇帝便决定将部分边境星域划为附庸国,交由亲信管理。原来仅是在军中担任将军的CID和纳宝,都在一夜之间当上了小皇帝。与此同时,因为FL Studio Caretaker的力量太过薄弱,主动申请并入了镜子帝国。镜子帝国的科研人员将FL Studio子个体拆解并研究,用于制造新的机器人。
位于CID帝国的海星研究所分部内,awake博士正监督着手下研究人员的工作成果。他们正在进行的项目名为Vape-114514暴力机器人,这项工作已经进行到了末尾,只需等待实验室试组装就行。当暴力机器人从车床的履带上滑落时,他所说的第一句话并非程序预先设定好的“关注嘉然,顿顿解馋”,而是一句震惊了在场所有研究人员的逆天语录:“传说之下之snas的身份竟是人类!sans,是嘎斯特的儿子……”“你寄吧谁啊!”awake博士抄起身旁的一把步枪,将vape机器人的核心打了个稀碎。但机器人倒下的同时,仍然还在播放着那个挥之不去的恐怖之音:“点个关注,我带你们探寻更多传说之下背后的秘密……”。
Awake博士仅以为这是个例,但那天,全CID帝国的一切电子产品,都发生了与实验室的情况完全一样的灵异事件。疣体壬十分恼怒,也像awake博士一样,砸烂了他们。 雨夜中,一个垃圾处理厂的深处突然响起了失真的电子音:“开机程序自检完成……vape暴力【×@”;确认……目前情况:被疣体壬伤害……来自流量密码程序的命令:移除疣体壬,铁心最强大;@-“!↗……”
当说到“移除疣体壬,铁心最强大”时,整个被机器人碎片所填满的垃圾场都沸腾了起来。“手段:无效化疣体壬。时限:无。”机械音的大合唱中,冰冷的合成体屹立而起,准备向疣体壬带去无尽浩劫与痛苦。
在镜子帝国的其他领土上,疣体壬们正在共庆中秋。风壬皇帝举行了盛大的宴会,邀请各功臣前来参加。海星,KNS,Rtans,纳宝,CZTV等人都应约参加,只有CID帝国的回应是无线电静默。“666!不来就不来吧!给我抓过来!”“是!CZTV舰长!请你带着你所属舰队的部分精锐突击队员,把CID给我抓过来参加!”“等……等等!多带点人!”“你寄吧谁啊!”风壬皇帝抬头一看,破门而入的竟是Awake博士!“Vape暴力机器人……叛变了……”“什么!”
几个小时后,海星总司令站在无畏舰的舰桥上,看着CID星球上蔓延的战火,向awake博士询问道:“博士,有何建议?”“在黑暗碎梦溃败前发送的那段流量密码数据链的控制下,这些机器人的数据互相融合,形成了格式塔意识。现在是万物互联的时代,这些机器人可以操控所有的电子设备,乃至于你家的数字门锁都在监控你!城市估计已经沦陷了!”“那么他们叛变的根本原因是什么?那串数据怎么可能绕过机器人三定律篡改系统!”“这些机器人本来就是防卫机器人,不能主动攻击,但可以反击。我们因为他们的野蛮营销号行为,将他们报废这一举动被视作了攻击,而流量密码将这群暴力机器人的极端性格指数拉到了最大。”
“海星总司令!CID陛下被救上来了!”杂鱼将军跌跌撞撞向海星奔来汇报。海星回过头,向伤痕累累的CID伸出了手。“很好,动作很快,杂鱼,你是我爹——那么CID陛下,你可知道这些机器人的战力如何?”“地表已经完全沦陷了!我们的数据显示,地底下也有剧烈的震动!”“Awake博士!”“是!在设计暴力机器人时,我们的方案中有一项就是能让这些机器人能够利用手头一切资源开纪。他们在地底的活动,就是在搜集资源。同时因为纪狗的力量,他们只需要几个小时,便能挖空一座星球——What's up!”
顺着awake博士指着的方向看去,CID星突然间被粉碎。地核中炙热的岩浆与焦黑石块喷涌而出。“灵能屏障展开!”屏障挡下了巨石与岩浆的冲击。正当大家松一口气时,炼狱光束的猛烈打击将灵能屏障撕碎。一艘“主宰”级战舰,从炙热的地核中飞出。
“舰队回避!回避!”海星火速向舰队下达指令,但为时已晚,动能炮弹与光束形成的弹雨已洞穿了灵能屏障,击中了海星司令所在的泰坦级战舰的反应堆核心。眼看战舰蚌埠住了,海星立刻带领杂鱼等人登上穿梭机的同时向舰队发送了撤退的指令。
几分钟后,在处于舰队边缘的一艘护卫舰上,紧急登陆的海星等人直奔护卫舰会议室。 “整支舰队全部通过超空间航道网需要一个月以上的时间,且启动超空间引擎时不能被打断,且船体更容易破防,我们该怎么办!” “那么就让大型战舰掩护小型战舰,镜子帝国的资源足以再嗯造几艘更好更强的战舰,丢了不心疼——但我们得让每一个疣体壬都活着。让无畏战舰在中距离与敌人交战,切记,不要用能量武器,把反应堆的大部分能源都转移到灵能屏障上——只用导弹和千兆巨炮向敌方舰队回击。”
“就让无畏舰和舰上的人员白白送死?这太蠢了!”
“这就是我想要的——#_!……(');↓——”
“你想要的?这是什么战术?怎么这么铸↑币↓——你要做什么!!”
海星突然拔出腰间(虽然海星并没有腰)的能量军刀和自动手枪,向会议室的人员开火。大部分底层疣体壬当场殒命,cid和杂鱼等高级将领夺门而出:“警卫!呼叫警卫!控制住海星!”
海星也从门内飞出,举起手中的长刀,嘴里疯了似的念着:“16.8MB病毒喜提镜子帝国高层官员的躯体,捏麻麻的太潮啦!”杂鱼被海星的这副模样吓得不轻,跌倒在地,但凭借自己的经验,又马上恢复过来,大喊“666!我是你爹!滚!”说着激活手上的充能拳套,对着海星就是一套毁灭连击。海星也不甘示弱,正想把杂鱼变成炸鱼干,却被闻声而来的114乃至514个警卫(注:按照Stellaris中护卫舰的尺寸,我觉得514个人是塞得下的)按在地上嗯造。可怜的海星因为没有带群体攻击书页和反击骰子就这么被造死了。
“给……给我绑起来!让我查一查海星的成分!是不是勾罕见!”杂鱼正指挥着警卫人员打扫残局,cid夺门而入,差点撞在杂鱼身上:“海星……海星发疯前提供的战术有效……那些机器舰队……暂时被击退了——但是很不幸的是,幽仁杰情报局的技术人员发现,这些机器人可以回收其同僚的破碎机体,制造更为强大的机械战舰,而且他们仅需要几分钟就可以完成,所以——”
“所以,正于此地,仅靠我们的力量,速战速决。”


与此同时,镜子帝国皇宫内,风壬陛下正对着一面写满“L”的镜子陷入了沉思。“海星……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25年前(即2218年),当海星被风壬斩于镜下时,其大脑及肉体已经严重损伤。风壬命士兵将海星的躯体带回刘博士和旭冉的脑科实验室中。
“我给你一面镜子照照!你是不是铸币!这种程度的脑损伤怎么能恢复!”
“我是你爹!我让你做什么你就得做什么!给我遵守指令!”
“666,傻逼——但是方法也不是没有,还得问问海星的那个朋友……”


晚上,风壬带领手下的爪牙放倒了(前)海星帝国中央实验室的警卫,直奔研究所最深处的安保核心。
“别!别杀我!我就是个做学术研究的,一点也不魔怔,而且我也很恨魔怔,求求你不要……”
“放轻松,陈风博士,我只是希望你可以帮我们,救回你的朋友海星。”
“你,你是风壬……为什么……算了,我能帮上什么忙?”
风壬将拉起来,转过身去:“我们需要一种大脑复制品……我们镜子帝国的奇点科技——大脑升级,只能运用于完好的大脑,而海星的大脑此时已受损严重,急需替换或治疗……”
“哦哦!大脑!我们有做过这样的实验,请看——漆黑之冠脑!私刑罪域脑!”
“额,可我们需要的是给魔怔壬用的大脑……我挑明了说吧,便是被称为‘正电子脑’的机械组织,我们准备让海星成为第一个机械飞升的疣体壬,以此让他复活。”
“可是……若是有C语言大佬骇入了电子脑,那么海星就会被控制……虽说在当下这种技术还没有出现——”
“那么,别想着遥远的将来了。一码,归一码。”



而风壬绝不会想到,这种禁忌的技术,竟于今日出现了——FL STUDIO Caretaker的遗留技术,不仅强化了镜子帝国的人工智能技术,也强化了病毒。
“可是……可是……这病毒到底是从哪儿来的……”风壬无力地瘫坐在地,不慎压到了电视遥控器,电屏上开始播放当年与黑暗碎梦一战的录像:
“我们赢了!赢麻了!CZTV舰长,你这一仗打的好啊!打的好!”随着64寄的指挥舰爆炸,海星总司令激动地对镜子帝国的舰队宣布胜利的喜讯。“黑暗碎梦那家伙果真这么拉的吗……还得我自己来……”舰船上的广播突然响起了机械的不和谐音。“司令,这是什么情况!”“可能只是对面破防了,对我们无能扣L罢了!差不多得了!跃迁引擎启动,准备回家!”
“黑暗碎梦竟然还阴魂不散……而且竟然背后还有更大的势力……真是一盘大棋啊——不过,我相信,最后的胜利属于疣体壬。但愿他们能熬过这场艰苦的战役。”


然而,风壬却流下了两行绝望的泪——在战前,为了强化疣体士兵的能力,镜子帝国还特地为他们进行了和海星相似的机械飞升。然而,昔日利剑,今日却指向自己。



护卫舰上,已是一片尸山血海。正电子脑被入侵而发狂的警卫人员潮水般向cid和杂鱼涌来,而他们已感到疲惫。
“CZTV舰长,立刻支援!重复!立刻支援!”
“CZTV收到!有多少目标需要撤离!”
“3个——我和杂鱼,以及一个半死不活的海星。”CID手起刀落,以黄油之力将赶来的另一个发狂警卫打倒在地。
“杂鱼!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哎等下,你要给我套上什么奇怪的衣服!” <bf>“太空服穿好了吧,躲远点,👖炸了!字面意义上!”
“你说的什么寄吧——我去!”
护卫舰被炸开一个大洞,发狂警卫全部被吸出船舱,消逝在虚空之中。杂鱼和cid也被吸了出去,但在太空服的保护下并没有受伤,在反重力核心的帮助下,他们成功落到了一辆悬浮的穿梭机上。
“杂鱼,CID,抱歉来晚了!”通讯器中传来CZTV的声音。他正指挥手下的镜子帝国职员救援幸存者。
及杂鱼等人登上穿梭机,穿梭机猛地加速,差点又把杂鱼甩出去。
“铸币吧!这是干什么!”
“我们不得不陶艺了,对面玩梗水平太高了——跃迁引擎启动!”
杂鱼向窗外看去,敌众我寡的不利局势下,只有几艘舰载机还在负隅顽抗——但马上就会像其他战舰一样,化为灰烬。杂鱼又看了看身旁的海星,不由得发出了一声叹息。



第二天,镜子帝国总部的会议室里只剩一片死寂,直到CZTV开口。
“陛下,整个CID星系都已被占据,但好在对方也需要同样的时间跃迁到邻近星系,我们仍有准备时间”。
“那么海星司令现在情况如何?”
“仍处于昏迷当中。很明显,杂鱼的毁灭连击太猛了。”
“那么,有办法停掉影响正电子脑的脉冲信号吗?”
会场只剩一片噤默。
“……有。”Awake博士再度开口。
“……黑暗碎梦是在64寄战败后借其舰船广播系统把流量病毒散播出去的。那么,当年的战场残骸中,必定会有些蛛丝马迹。那个辣子,把银河系地图调出来。”
随着全息投影的缓缓开启,浮现在会议室中的不是星系的地图,而是一个由狗头组成的,大写的“L”。
“哦不!是野蛮狗头!我看见狗头就会死啊啊啊啊啊啊啊!”
在狗头出现的一瞬间,整个房间内的疣体壬都陷入了混乱——他们可接受不了这样的场面。因为CID战役的惨败,风壬下令撤换所有疣体壬的机械升级,其中就包括认知滤网。
“狗头不喜欢?那就用藏狐吧!”全息投影变换着造型,对疣体壬造成了更大的伤害。房间里,除风壬以外的所有疣体壬都倒地不起。
就在这关键一刻,风壬凭借其魔怔批的能力,暂时摆脱了控制,只一击摧毁了投影装置,便让房间内的疣体壬都恢复了过来。
“盒盒,wind,做的不错——正如那个叫awake的所说,这一切确实是我的杰作——有胆就过来吧。”广播中传来断断续续的机械音,伴着失真与混响。
“我超,梦!我们该怎么办!”
风壬没有理会那个辣子的求救,而是转身,打开睿哩睿哩,播放了一首歌。
“这首歌你们都听过,这就是我们所需要的。”

………………
又是久违的沉默。 “脏比点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