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创建新页面
在此填写您的页面标题:
我们当前在Undertale社区维基上拥有172个页面。请在上方输入您的页面名称或点击以下任意标题来开始编写页面!



Undertale社区维基
欢迎来到Undertale社区维基(*`∀´*)ノ亻,如果想要参与条目创建或编辑,请先登录

小憩-应该抓住的手

前篇:遗弃的过去

【警告】以下内容均为主观言论

该文为“叙旧”所作,如有冒犯,实在见谅。

好久不见,我是艾勒斯。过得还算好吧。叙旧结束。

听闻罢原始部落之状,实在想问心无愧地来向你们发问了。其便是:原始部落没了我,风气真切好起来了么?

据许人言,评论之罢;实在是愈发使这群名的定语部分显现出它本意所包含的全部效果。换言之,的确【更加原始】。无所谓心接谩骂,来用长文“腐蚀”各位的心灵,就这份输出也不一定能破甲,因为顽固之盾在个人扭曲的显灵之后显得真实可悲,又牢不可破了。死要面子的许些,我这人是极其容易得罪的。我不说自己是什么天下无二之傻逼,也不会肆意对他人恶语相向。我不乐意去管到他人的行为,只能提供一片真心。要说这真心的源头,大抵一定是对各位的弥留之爱罢。无论如何,某几个人的本意是使得大伙能开开心心平和一番,但在看了这雷人的场面和言语之后方才意识到,这所谓“气氛更好”不过原始人们的摆烂作品,肉眼可见的魔怔是一方面,客观所见的可悲又是事实了。

要说我对大伙们的爱,自然也是肉眼可见。我也承认我犯下过不可饶恕的弥天大错,但现在我改了。我还能让人更好。我在乎他人。反观这定语愈发凸显效果的一大帮人也只在烂泥之中扑腾打滚做无用功,活在属于自己的小世界里不去追求更长远的美丽,自发腐朽在没了装饰品的垃圾堆却不自知。尤其这点是令我不得不痛苦万分的。

心想这一年来的相处,回忆着一个个旧友,现在也许我已然被淡忘了罢。在上面那件热身信之后我要浅薄地在此重新介绍自己:鄙人艾勒斯,完全称号作淤白殇龙王了。那都是中二言辞,但我说过的中二言论也自我夸大地算是个天文数字了罢!玩笑就这么多;事实上,想给各位报喜的只有:你们记忆中的LS已经做了小领导啦!(开心)

正在追逐着最新鲜的想要成为的光,不住脚步,回头去望倒退的遗弃的过去,虽萌生痛苦也没得说——剩下的就是欢欣鼓舞:抛却愚昧无知的过去,现在有着一群朋友,也更热爱生活。

前言结束。

____给我看了些聊天记录,使我着实感到自己的命运依旧很值得喜庆。至少我不会同苍蝇也不接近的斯潘顿住的地方来继续生活,而是另辟新路径了。我可并非在炫耀,而是笑着迎接崭新的未来。可还记得那【未来击碎者】,其所击碎的未来之暗么?那都是中二言辞,一个象征义罢了;实际的黑暗正在逐步被粉碎,也有了更坚强的荣光去为更多人披荆斩棘。正所谓即使摆烂也能有病友,那内心可为夸赞的人终于越来越少,留下不算多的能入眼的心灵来挽救自发去撞碎成粉末的灵魂,但这份希望也被难以评价的所谓“正义”所彻底埋没在五彩斑斓之黑的沙漠。现在每当我回忆起自己最后在原始部落待着的那些日子时就要引用那笑话:“看,这就是霸权。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哪里就有人民的希望!”这还是很吻合我了。

现在自责一番,不带负面啊:未来之期自竖立起属于每个人的美好的明镜,却不过转瞬即逝的,自我毁灭的诱惑将它撕个粉碎,稀稀拉拉的也要保留,实在可悲可怜可笑。毕竟是心爱的朋友们,定该背着无数的刀子继续拥抱着;想不到的就在于一片信任投出个水漂——错是有我的大错,错也有对方诸位的大错。错错相态,酿出无限的不理解、孤立、摆烂、抑郁、厌恶诸等。于那“皇帝”,我是自不量力、以卵击石;不甚附和,仅仅反对喝声而已。原先是不为了架空他,只要去领着前行......倒不领情,和曾经的虾米不同,他是一句也不听:寒霜遍地冷风瑟,自驻冰雪不受哲。也罢了。结末的一次不足指出,也换来神拳。所幸依然有我最好的兄弟雷霆来扶持我,不然小命也难保......况就算只为这些仍旧愿意陪同我走向光明的人,心中许多不甘,结末也得振起了。你我者,毕竟天下无二。

现在再回头看,一切都变了。

摆烂之辞,指事已失尽变好的可能,便干脆不再采取措施加以控制,而是任由其愈发坏了。放在许多人身上看似合适,其实是不合适的。一个人所具备的希望不应当说放弃就放弃,生命蓬勃的力量也不该因这虚拟世界可悲的一件件破事儿就完全消灭。说着“没了带来坏风气的LS群就会好”,结果自己又去作幺蛾子,这番令我如逢霹雳顿然手足无措而站着等惊涛骇浪拍打面庞的神级操作即使是放在虚拟剧情中都毫无违和感。倒不是想一味地去批判些什么,就只想鼓励鼓励,毕竟骂两句也毫无用处,最后给抛出几根小细橄榄枝就聊表心意了。罢末终于蜷缩进自家的硬壳,任凭敲门也不去迎客了。摆弄妄自菲薄的表盘,指针的尖扎在外圈围成心形的数字上,那每个数字代表一份属于自己的悲苦,还要去用尖扎那细皮嫩肉刚刚溃烂的伤口。在疼痛感驱使的麻木之下做着智力障碍都做不出的傻逼事,除了贵物也没有更多的词来合适地形容这诡异操作了。请饶恕我的情绪冲动,一恼火了我就想这么说:我疑心这是极好的,因为假若有更多可能对你造成人身攻击的词语像扎枷尔重工一样狠狠砸在你身上可能就会引起你心理天空的彻底崩塌。

冷静下来就说说别的:关于光。我疑心魔怔部落本身就预言了LS我自己的人生,至少现在我倒是想开启光之柱为身处水深火热痛苦之中的各位使我悲情不减的朋友们播撒充盈正面情绪的能量......那不重要了,自察一番,也许你会发现,我说的大多数没错,因小事和不要紧的事而难受,承认便是——这的确是可能的一个作风;自察一番,也许你会说我,违背了不侵扰别人的本心,但请你认清现实,我是真真切切付出真心想要软硬兼施。本就做过朋友,现在何必倒戈相向呢...?

魔怔就不说了,各位自己能感受得到:自己何时变得麻木,做反常怪事,这便是“魔怔”的本义。我曾也魔怔过,现在回想起来确乎是肮脏的黑历史。但那时却不自知地苟活在愚昧的深渊,井底之蛙一样了。最后一次犯病,便言道:那该是自我毁灭的诱惑。当然如此。这诱惑将我领到哀嚎的深渊,再不去在乎本在乎的任何事,只顾魔怔而已。

自省的时候频频思考到:去嘲笑与讥讽原本最好的朋友,是我犯下的弥天大错。有一点我要澄清:无限倾倒负面是因为我对大伙极其信任,现在倒是意识到这番事——我可以靠自己好起来。自愈正是开发出的原有的能力。

还真不知道再说些什么了......那就这样给各位提供也许会发笑的素材罢: 自察之后体会到自己的浅显无知,跟随引领我的——阴云密布中撕裂昏暗天空的——霹雳雷霆,走着独属于自己的攀登之路。自我毁灭的日子已然结束,通往未来的红地毯铺设完毕。如是不为所动的任意人也将眼睁睁看我不断成就愈发伟大的自己,然后继续腐朽了。有心的请回到我的身边见证我为每个人期盼的热爱与关爱吧。若是可以的话,我依然爱你们。这一大段一大段的文字都是我倾尽心力想要说出的、所能想到的一切话语,也只能说给有心人听,再无更多时日去怀旧空吟闻笛赋了。不过倒是感觉自己成了烂柯人......那倒不重要,我是先写出的下面那个结尾,然后到现在才想起来自己在摆烂方面所留下的言语多得令人发指了。算是偏离了主题,所以点个题吧——今时不同往日,逝者流川则不舍昼夜。迈步向美好,终究不再回顾那遗弃的过去。

啊,对啦。——献长久未达之歉,私欲盖缚善意自然不当予所谅。然罢许人常言道:“你是个好人,莫妄自菲薄。”今时盖如此。

除夕快乐。

———————————————

本篇:窒息

【警告】以下内容均为主观言论

该文为痛叹所作,如有冒犯,实在见谅。

遗弃的过去并不被彻底遗弃,其所导致的一切现实,归结一番化作反思的心理。那心理正是为了更高的金字塔,从而再次体味美妙的窒息......这种喘不上气的痛苦与压迫使我蜕变,抛卸原有的浅薄无知,去俯瞰原地踏步与大步后退的旧友,笑声愈发大起来。——毕竟我不算是严格意义上的正常人,也当然会去笑声讥讽。去自发卓越。 粉碎的老壳砸在颓废的一副副身体与一颗颗心灵,使得它们也变。长出新的外骨骼来抵御刀剑对要害的攻势,而这显得只可自保的低级自我救赎,去荆棘了实际真理的浓药,粉碎的不只有瓶子,药液也会散尽。而那实话,不应当被埋入五彩斑斓之黑的沙漠......那五彩斑斓的黑,是逃避现实的人们蒙蔽伤痕的苦雾,表露祸害的悲情,而不去自省、自救,任其更可悲——那正是,摆烂。 细数摆烂,这UT圈可不少......我们光鲜亮丽的道貌岸然的伪君子们,用闪耀的皮囊包裹腐朽的内核,迷惑人眼的同时控制箭雨的导向,然后全身而退。然也说过,事实无法被掩盖,当愚蠢的表皮被死力撕下,也就真实地金玉其外、败絮其中。肉眼可见的乱象被自发麻木而迷醉,表象呈现出的不代表内核绚烂。绚失了,烂得了。那五彩斑斓的黑,是逃避现实的人们蒙蔽伤痕的苦雾,那逃避现实的人们,用一般麻醉术来令自我长期为负能量所渲染,冷风如刀样直击要害,一具具心灵无力的木偶挺起身子硬接了;再愈合。越来越难以刮痕,无论小火慢药还是一发入魂,也不能动其半分。

先来说新春会的感想: 新春会的本意是使得大伙能开开心心庆祝一番,但在看了这雷人的节目单和开头之后方才意识到,这所谓“精雕细琢”不过大朋友们的摆烂作品,肉眼可见的穷是一方面,客观所见的粗制滥造又是事实了。 看了一个个弹幕飘过,结末也心想可悲:不过是大朋友们带着小朋友们一起摆烂了。去个人崇拜,去歌颂——这东西的确值得一番夸奖——但也不至所见的一段“ut万岁”来了。背后的议论不可为所见,自然就会自我蒙蔽,只剩为数不多的大家伙无语了。再去回看聊天记录,又找到一个“ut圈的老人全在这了”,想说的是,老人都在这儿,但不一定所有老人的心都会为此驻留。无奈叹气之罢,只能去在这一堆节目里苦苦追寻佳作,结果都屈指可数了。不开玩笑。大伙认为优质的作品,并非真的优质,更甚毫无意义可言,就空举着大旗呼喊“苦苦付出”的口号。那还是毁灭罢(无慈悲)。 正所谓做大之后即使摆烂也能有流量,那立意可为夸赞的东西终于越来越少,只有三四个能入眼的创作来挽救几乎碎成粉末的灵魂,但这份希望也被难以评价的所谓“优质”所彻底埋没在五彩斑斓之黑的沙漠。 乱象的催化所引得的愈发麻木之下换来的只是那少数人的悲哀、嘲讽、反思等诸。对此所需明知的是,这个圈子的现象取决于你我,然就此看来也没得能近趋势地改变......愚昧的一呼百应倒是随处可见,自相残杀也引人目不暇接了。什么时候才能放下这份自傲,这份愚蠢,这份摆烂,这份自卑,那才能越来越好——用现象去改变印象。

就我个人看法,为ut续命的同人创作数不胜数,它依旧有极其致命的欠缺:浅薄。对于创作者本身的失误,他们没有任何理由去辩解,也不该辩解。自由创作者拥有限度之内的绝对创作自由,那意味着拥有足够的准备去做出合人心意的佳作,但却没有。也许你会说,“我没有达到你说的高度,你这就是对我们初级创作者的藐视与侮辱”,对此我想回答,真心是值得的。只要不气馁,去为自己所热爱的尽心尽力,那自然会逐渐跻身闪耀之列,然后脱离稚嫩。 有付出的自然不乏摆烂的,去无尽地追求表象与摆烂,心中事物自然不会有任何起色。 还有上头提到的“自相残杀”,去做那向自己人挥舞杀威棒的也许就是你,你可曾思考过自己是否的的确确正确?尽管这是网络,也不该做这等事吧?良心总归是要有的。切莫首把道德的杀威棒挥向自己的同胞。 假若将圈子比作城邦,那愈来愈多的好人将会身为这城邦的守卫者与治安者,只求当人们对光明作出回应,那就便终于愈发好了。

紧接而看这2023的新春会,也听听这主观臆断的无益句群: 我本是心里极其快乐地期盼23年新春会,然在眼里见到的却是实际的半途而废。待到去一探究竟,竟连一点谦卑都遗失了。耗心劳神费大劲整的报名制本就不合理,却仍一意孤行——既然报名时间持续到10月多,那早应该想到这事不是一蹴而就的。写着参差文章的惊人剧本还能通过审核,这般理应早就预知了结末的苦果。这所谓“自爱”表现在贪欲:不愿自主负责任出力出心,保了有的那自己的钱,众筹则是为了能省则省。若这人是葛朗台那情有可原,但葛朗台早就死在金钱堆里了。参差犬牙的文案组一人破天荒地还说出“和我想的一样,观众可都看我们啊”这样自命不凡的语句,我倒疑惑其人有何才能将自己抬到如此高的地位。结末反思时,心想要不同于他们地抛下自傲与自负,换上谦虚与蓬勃。 请B站的一些up来宣传23年拜年祭,然罢说实话,并不太可行。当某位提出此事不合理时却遭一顿臭骂,这可是一个大事负责组的应有的态度么?这更不谦逊了。 某人写了一段练笔给审核看,惊愕的是,人家竟看不懂。原来所谓拜年祭审核的文化水平如此这般,果真只剩下犬牙......刚出二句了,审核便大放厥词,说什么“剧本他妈是给绘画组看”,这更不耐性了。 提建议说砍掉相声,却“这么早时你在这里急什么”,便使人发惑,又前往问,得到的审核的惊天地之语是:你怎的知道我们不是年前就开始准备?——于是对他一句“2023年准备的拜年祭是未见成效”。这位审核便又犬牙言语道:“啧,你又知道未见成效了。你谁啊。”这不叫负责。说来使人发笑:明年的东西,死在了去年。 若是这样的组、这样的水平,能将2023年拜年祭准备的绚烂多彩且非失绚余烂,那我不免要卸下我的两只眼珠,好好擦拭,然后扔到垃圾堆浸泡个几天再努力接纳这个现实了。

热度——热度在一个大方面圈定了一个作品的生死。当然是从片面来看。深刻精神蕴含的丰富营养纵使多长时间也不会散尽光辉。——切回正题,UT本身值得夸赞的点的热度仿佛已经被一个特定内容所掩埋入五彩斑斓之黑的沙漠。而那正是屠杀线。事实是,我个人已经开始对屠杀线感到厌烦了。就单刷尽了屠杀所描绘的内容,看得浑身难受心也烦。况且它的实质营养也比不上和平线。 而屠杀线最为人津津乐道的部分,我觉得是sans。 现在哪怕是提起这个名字,双手也会不住颤抖。因为我对它感到畏缩......这骷髅本身是无罪的,但他不该有覆盖了整个圈子的热度,滋养无数云与小鬼,以及云小鬼,营销号,给予各大sans的作者以愚昧的流量,审判层出不穷,而文本内容也无非是屠杀的愤恨与血仇。(在此自我反省) 屠杀线本身给sans添上了绝妙的一笔,而为何唯有他原版sans能不使人那么心生厌恶?我不理解。我单看文本来这么分析:当下一切的战斗文本都不尽重复着“杀人”“赎罪”等烦心词语,而它代表了不完整的路线剧情。剧情不完整,从未展露过,就必须一股脑砸进诞生垃圾的文本框,也没能起到半点体现人物形象的作用。它的整体本该就此升华一下,却使得我个人遗留了这几年来的无人给出合理解释的蠢问题:他凭什么? 庞大的基础热度带来商业价值,商业价值被利用创造更大的流量,更大的流量带来更高的热度,sans也就这般在其本该衬出自己懒惰特性的众角色群里超光速般飞驰前进,远甩开一长截悲催的隔断,不得不为了给人流量而背负起一次又一次被屠杀所折磨的命运。 冷风吹在自竖的城墙,去护卫整个集体的们理应挺身而出,作之为喻成“骑士”的了。实质的腐朽不为人所知,正如“金玉其外,败絮其中”,惘蒙在雾气之间的也难以拨云见日,甚至还要去拥护自开始便被认为成大好人的——也许曾经是好人的——“好人”了。悲。

粉丝朋友们,真的在意所谓内核吗?还是在这几年中所摒弃了呢?UT本被称优质的本质却被当下状况所覆盖,只留下虚伪的表象。剧情原是精妙绝伦的一环,却去丢弃了;追逐强力的设定,还比战力,一个个傲天层出不穷,这着实不是愚昧的表现吗?

屠杀会造成审美疲劳。杀个遍固然会对其所相关的人物造成巨大的心理创伤,然今日去追求那么多,已显得冗杂烦躁臃肿了。泪为真正的感动而流,而不是由模板式引流作品呼唤共情之心。

魔怔人。一群不懂何谓毫无意义的魔怔人对使他们破防的人群起而攻之,即使无人招惹也圈地自萌,组成一个个魔怔圈分享着胡言乱语的优越与幸福。 摆烂更是使人看得懂且大受震撼。这倒也许是该归咎于心理不完善,不够成熟,不够完整。当然无攻击的意思,只是个人看法。不思进取,为人不善,不听劝诫,更凸显摆烂。 自大夸耀。举个例,一位我本先仇视的哥们儿,拿着他那二百大洋买进怀里的烂曲子,狗屁不通,夸得叫个天花乱坠,标明所谓“全新曲风”“强烈推荐”。一听啊,混乱无端,须评傻逼了。我还得听听古典交响乐洗一洗耳朵。一说到曲子,又要提及开了视频之后满目的“神曲警告”......眼花缭乱,还有因反感而去胡刷“别刷神曲警告”的,碍眼程度与前者无异了。关闭弹幕治不了彻底的根本,观众朋友们行为的扭曲总能反反复复刷新本人的认知。 曲子确更要大骂一通。一翻曲目,惊人的审判曲数目实在令人百思不得其解。倘若这般整日整日做着审判,少有春日美曲柔风拂面,定会审美疲劳,而朋友们深陷疲劳之中而不知累了。 关于绘画,尤其像素,琳琅满目的sans惊人许分了。少有能绘制其他人物的画师,衔接前头提到的sans一家独大,事实终究引起蝴蝶效应。有付出就有嫖,鄙人一朋友就差点被白嫖人们逼疯了。人总当有个下限罢?同时还要感激,这朋友为人画图了也没几个回“谢谢”之类慰劳的,来找我诉说一通了。 / 于此我要拿个什么“Dark Sans”的作者来说事。首要的,他的先一句白嫖请求作了我朋友心绪崩态的导火索;又听说这人是到处找嫖,不加节制,决然是污浊环境分子。看了三四份聊天记录之后 ,又发现他是在逼人了。自我中心。还拿着“自杀的女朋友”说事;不论是死没死;终究前言不搭后语。在嫖与催的一体化下参杂自己的悲惨经历是为博取同情吗?去无端麻烦他人不本也是不该的?设定也写得烂大街,这即是sans的基础热度之神处吗?又整日想着去宣传着毫无意义之物,散播着无价值的迷惑性格思想行为,且说自己“涨粉快”,震撼八辈子了。 / 本人大抵是片面了,但咎来约摸是离不开本题。那就来说说战斗——数量巨大的审判战。无论动画或是游戏,总脱不开审判的主题,难度还愈发卷起来,想找真正意义上“优质的战斗”很困难。这番打斗本是为剧情作辅,却要近乎拿来当流向的主旨,附和前文的“脑瘫文本”,一个夹携“曲子”“特效”“弹幕”的“优质同人”战斗便诞生了。恕我直言,你除却孔雀之美,你什么都像孔雀。优质不乏,然为所埋在了“五彩斑斓之黑的沙漠”而几无人问津,留下中低质量和无数傲天榨取热度了。 恶俗人——犯法的开户行为。先不说无脑报复行为,这众人皆知了;为个品行低劣的弱智也要动用违法的手段去作无意义的查IP,实在难以理解了。是作威慑么?那亦然是须趁早洗洗睡,早些“用理性之光驱散愚昧的黑暗”才好。同恶俗混在一起自我优越的更是离奇,自以为是处了什么伟人朋友,或也有自知然不脱身的,更令人可悲不堪。 一切尽是相关联的,热度、商业、画、贴图、曲、动画、游戏,反反复复,几乎不可分割地成为了死循环。使人舒服的真切不多。这真要悲哀一通。还有说我该去反UT吧那份诡异之地作批判,把本人已然惊掉下巴,久久不闭合了。思想这么极端......这不止使人惊异的地步。

再讲一讲ky的事。首而,ky的定义是没眼力见、不会按照当时的气氛和对方的脸色做出合适的反应。UT圈、各圈俱有ky人,然作为鄙人处的圈子,UT圈确然常为人所诟病,而其他的就不会挨骂了。这何尝不是一种双标;而这圈子的ky警察更是肆意出动,反作用糟蹋它成烂地方。却不能单单说UT圈,所以自然是要劝诫所有人不要去不分场合,把别人的好脾气和容忍当作无耻撒泼的资本,末了还带一句“我们这是在玩梗”。不只顾自己口头之乐,环境由每个人来维护。

最后提一提个人浅显见解的成熟: 成熟,一番沉重词汇。幼稚时瞻望高处不胜寒之冷风,自察萧然文罢悔过不已。成熟,不是肆意评价之辞,一切尽是相对情况下的;也确要抛卸了个人崇拜。成熟自须面见现实,而非同此般对着辐射屏敲手指头。成熟象征心灵,成熟亦然冰冷温和。熊熊燃烧热忱心火,斩尽除杂,烧灰了前进的棘锋,成熟远在眺望得到的光明。登上时,刮着高处不胜寒之冷风,升起的浩瀚白夜照耀下光,复杂心境此间便诞生了。结末一言曰:提过了本人是浅薄的。这胡乱言语确然毫无营养,因为不论物质或精神,两个层次对成熟都不好轻来断定。

难循正道了么? 何时才有真实的光呢? 于我,仍旧是要体味窒息感。

片面话语,依旧幼稚。望谅解了。

评论

注:由于本站的CDN加速,评论区总是被吞。看不到评论区的等一会就看到了

Loading comments...